一块糖糕

缘见

关于他们的几个小秘密

※电竞paro,私设两个人曾经所属同一个队伍。


※二设多到爆炸!给自己调剂用的,意识流无逻辑!


※给顺水1打个广告,已经开始预售啦! 本宣 预售链接





拖鞋与房间




-01


周泽楷手上有着好几个服饰合同,整天应广告商的要求捯饬地容光焕发,俱乐部甚至为了他一个人请了整整一个造型团队,出门左拐去便利店买哥蛋糕夜宵都要穿戴整齐,像短袖大裤衩加拖鞋的打扮是绝对禁止的。

偏偏宅男周泽楷尤其喜欢这样的装扮。

在不需要在公众面前露面的日子里,周泽楷在基地里穿的最多的是一件洗得有些透光的纯白Tee,黑色发灰的五分裤和一双Nike的拖鞋,亮红色的。

他早上起床,洗漱妥当后叼着面包裹着毯子一脑袋扎进训练室里,坐在电脑前翻游戏论坛,看看版本改动和海外赛区的新闻什么的。等他啃完手里的面包后叶修差不多也醒了,睡眼惺忪的在周泽楷身边的位置里坐下。

大多数时间里,叶修会坐在椅子上清醒一会儿,然后和周泽楷一块儿训练。但今天不一样,他脚一蹬,椅子呲溜一滑就撞上周泽楷的。他抓住周泽楷的上臂固定住位置,拖鞋一甩,光着脚踩在椅子边缘,整个人几乎是蹲在椅面上。

“我记得你昨天说有什么想法来着?”

他打了个哈欠,说话的动作显得十分夸张。周泽楷没有急着挣脱,任由叶修抓着,低下头去拨棱被叶修踹到桌子底的拖鞋,踢到叶修的椅子底下。

属于叶修的拖鞋是黑色的,款式和周泽楷的一模一样。


-02


其实,这两双拖鞋都是叶修的粉丝送的,说是一天换一双,每天换换心情。叶修坐在床上读完粉丝写给他的信,呵了声,随手甩了双拖鞋到周泽楷的床上,至于信,他顺着折痕整整齐齐地叠好,收进抽屉里。

周泽楷正躺在床上看剧,拖鞋差点砸到他肚子上。他身子一拧,心有余悸地盯着落在自己床板上的塑料拖鞋,把手机放到一半。

“叶修。”

被唤到名字的男人停下手里拆包裹的动作,茫然的抬起头。

“怎么了?”

周泽楷朝他晃了晃手里的拖鞋。

“送你了。”叶修猜他大概是问这双鞋是干什么的,便如实回答,顺便朝地板努努嘴,“那根绳都要被你磨断了,换一双。”

周泽楷翻身去看摆在床尾的夹脚拖鞋,小黄鸭的底面,叶修去超市买东西抽奖送的,就拿回来给了周泽楷。这双鞋质量本就一般,又穿了有些年头,连接处岌岌可危地支撑着。

叶修说得有道理。周泽楷点点头,赤着脚踩在地板上,蹲下身拎着他的小黄鸭拖鞋扔进了垃圾桶里。他爬回床上,举着手里的黑色塑料拖鞋看了又看,跟着视线飘到了叶修腿边,那儿摆着双红色的拖鞋。

虽然周泽楷不知道叶修究竟是不是喜欢红色,但叶修用的东西似乎以红色居多,热热闹闹的占满小半个房间。

他撇了撇嘴,把黑色的拖鞋扔回叶修床上。叶修被吓了一跳,有些奇怪地看盯着周泽楷。

“干什么?”

周泽楷指了指那一双红色的拖鞋。

“那双。”

叶修的脸上露出了有些复杂的神色,半莫名半揶揄。他摇了摇头,把红色的那双扔进周泽楷的手里,有些无奈地开口道:“你是小孩子吗?挑挑拣拣的。”

周泽楷咬掉标签封条,鞋子往脚上一蹬,竖着腿横到叶修面前。

“怎样?”他晃了晃脚掌。

叶修抬头看了眼,周泽楷出门少,一出门又捂得严严实实,脚背在红色的映衬向下白到反光。他顺着脚背绷起的线条向上看,划过腰腹,上扬,最后落在周泽楷的脸上。

他用力地点点头。

“嗯,很好看。”


-03


就这样,宅男周泽楷开始了天天踹着他的小红拖鞋啪嗒啪嗒地满基地里晃悠,叶修穿着同款不同色的拖鞋招摇过市,四季如此。有了这么两个领头羊,基地里的拖鞋风潮逐渐扩散开来,到后来,那些天天蹬着AJ的型男最后也招架不住,无论春夏秋冬,永远四季如春的空调房里只有五颜六色的拖鞋。

这样的风气令战队经理感到十分头疼。某一天,有个媒体要来战队录采访视频,周泽楷一大早就被经历捉起来化妆、做造型、背稿子,整个人恹恹地靠在椅背上,一边任由化妆师小姐姐给自己脸上涂涂抹抹,一边抽空回答经理的提问。

“我昨天给你的那份东西看了吗?”经理问。

“嗯。”周泽楷发出一个鼻音。

“没什么问题的话就这么决定了。”

“哦。”

经理被他嗯哦啊额的四字真言搞得有些恼,即使他知道周泽楷就是这性格,但依然耐不住起的早血压低,烦躁的抓了把头发。

“泽楷啊,你能不能回答我多几个字?”

周泽楷正撅着嘴让化妆师上润唇膏,听见经理这么说后脑袋往后缩了些,躲开化妆师的手。

“好。”

——噗!

因为和周泽楷住一个房间而被无辜殃及的叶修没忍住笑了出声。

“你又不知道,小周就这德行。”叶修特别二大爷地搂着抱枕摊在椅子里,手掌背抵着腮帮子,脸颊被压得变形,声音听上去十分奇怪。

经理把手里的采访稿卷成一个直筒敲在叶修脑袋上,力道不大,但声音很响。

“就你贫。”

“诶、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能不能下手轻一点?”

周泽楷被化妆师勒令不要乱动,他只能斜着眼瞄叶修。男人嘴皮子上和经理非要争个理论,却是带着笑得,看来就是在开玩笑而已。

眼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经理站在周泽楷面前从头到尾看了又看,最后落在他的大裤衩上,不由得皱眉。

“换队裤,还有别穿拖鞋。之前统一买的球鞋呢?”

周泽楷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修就抢下了话头。

“他就拍个上半身,换什么裤子。鞋子也不用换了。”

他的手在周泽楷身上比划了一下,最后双手合十,啪地拍了下,发出声脆响。

“脸露出来就行,颜值即正义。”

经理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周泽楷,呵了声。

“泽楷,你说?”

周泽楷撇撇嘴。

“不想换。”

经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说,自从我把你们两个人换到一个房间之后,倒是越来越像了。”

周泽楷和叶修面面相觑,在看见对方似曾相识的瘫坐姿势后,同时笑出了声。


-04


现在两个人住的小房间一开始只有叶修一个人住,周泽楷最初和其他队员住在大房间里。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周泽楷总喜欢往叶修房间跑,偶尔会在午睡时间趴在叶修的床上睡着,一睡就睡到晚上才起来。叶修没有午睡的习惯,被周泽楷鸠占鹊巢反倒是乐呵呵的。

想睡就睡呗。叶修挺无所谓的,甚至有休息日会和周泽楷两个人开着空调裹着棉被一块儿刷剧或者干些其他事儿。

在经理第不知道多少次在叶修的房间找到睡眼惺忪的周泽楷后,中年人捂住了额头。周泽楷说叶修房间里舒服、吹得到空调、WiFi信号好……总之怎么浮夸怎么夸奖。

最让人难以接受的理由只有一个:叶修这边的床旁边就有插座,方便给手机充电。

他看着周泽楷趴在那张空床上给手机充电,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不是就住在下铺吗?”经理说。宿舍里所有的床边都有个充电插头,言下之意是周泽楷的理由根本不成立。

出乎他意料的是,青年想了想,除了点头没有其他动作。他趴在床上,立着的小腿在空中晃来晃去,再配上看上去十分无辜的水汪汪的眼睛,怎么看怎么乖巧。

个鬼哦。经理翻了个白眼,他可没忘记几个小时前的战术会议,他和教练两个人因为某个战术的制定出现分歧而引起的争论。

哦,对了,叶修也加入了这场纷争,虽然他更支持教练的看法就是。

说到底,也是因为教练是新来的,和周泽楷还缺磨合,所以才会争执起来。经理恹恹地想。那家伙说上四五句还不如叶修两句分析对周泽楷来的有用。

你说,小周这个天天闷声不响的主,怎么老叶就能这么了解他呢?

“你要不换到这个房间里头里住?”经理问。

周泽楷隔天就抱着自己的衣服吭哧吭哧地搬到小房间里。


-05


经理原本以为,这两个人住在一块儿没多久又会吵着说要换房间,但他想错了。很巧合的是,周泽楷和叶修性格上都比较遵从顺势而为的理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倒十分契合。

衣服混着穿、东西混着用,就连喝水的杯子虽然一人有一个,但他们喝水的时候也是随手拿到哪个算哪个,喝完又给放回去。

这天,周泽楷终于扛不住常年16度的冷空调,再加上最近流感横行,在熬夜打了场训练赛后不幸中招,提溜着鼻涕可怜兮兮地在空调房里裹着长袖外套。

周泽楷属于一感冒就鼻涕横流的那一类,结束训练后坐在床上,怀里抱着包餐巾纸,脚边放着只垃圾桶,窸窸窣窣的声音持续不断。

叶修把手里的文件纸放到一边,伸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被子,对于周泽楷就算重感冒也不愿放弃电视剧更新的沉迷劲儿直咂舌。

“明天再看呗,又不着急。”

他就着杯子喝了口水,水是热的,有点苦。

周泽楷睨了眼叶修,刚想说什么,都在看清他手里拿着的杯子后愣住了。

“欸、”周泽楷指了指杯子,哑着嗓子开口,“我的。”

“嗯?”叶修顺着周泽楷的手指看,果然不是自己的那只马克杯。

怪不得觉得有点苦。周泽楷刚刚用这个杯子喝过药。

“会传染。”周泽楷端着叶修的杯子,想要去换一下。

叶修失笑。

“你的常识呢小周,喝水又不会传染感冒。”

被挂上没常识标签的周泽楷默默地把手里的餐巾纸放到一边,单膝跪在叶修的床边。他拉着叶修的手,把手里的本属于对方的马克杯塞进手心,把自己的马克杯放回床头柜上。

“那……怎样会?”

他和叶修靠的很近,近到叶修脸上被对方温度过高的鼻息烘得热乎乎、红扑扑的。

叶修抿着唇想了会儿,支着床板,抬头啄了下周泽楷的唇角。

“这样?”

“没常识。”

沉闷的笑声在出口前被困在胸腔。




-END


评论(12)
热度(45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