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顺水推舟Ⅱ 114


前文指路



“老——周泽楷你不要说话慢就算了,动作怎么也这么慢?”

黄少天的声音在失了门板的阻隔后骤然放大,越过杵在门边的周泽楷直直往里头冲,丢下喻文州和周泽楷两人杵在门口面面相觑。周泽楷回头瞧了眼风风火火消失在玄关尽头的背影,无意识地咬了下嘴角的软肉,这才转过去看喻文州。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喻文州看上去精神头很差,和房间里正大呼小叫的黄少天比起来状态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周泽楷得随时瞧着他,这脸色灰暗的,仿佛随时就要跌倒一样。

“抱歉,少天闷了一天,就这样……”

喻文州单手撑住门框,另一手支着后腰,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周泽楷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黄少天,自然没太在意。他摇摇头,向后侧退了步给喻文州让出条道儿进去。

 

相比起门口二人间的沉默,房间内则要热闹得多。

黄少天脚步声响得急促,在瞥见对方晃着小虎牙的灿烂笑容前叶修快速地将外套套上,拉链拉到下巴尖儿,双手插进口袋里,盘腿坐在床上。

黄少天看到的就是懒懒散散歪在床上的京城老大爷叶修,给个鸟笼就准备去门口遛弯的那种。

“我去!你这身是什么打扮啊?”

黄少天的视线从叶修的头顶扫到脚底,对方上半身外套裹得严实,下半身反而是花里胡哨的大裤衩。他对如此混搭的风格着实不敢苟同,不由得蹙眉,但什么也没说,一屁股在叶修对面的床沿坐下。

现代人大多数时间都爱与手机作伴,久而久之养成了微微垂着脑袋的习惯。黄少天也不例外,他的视线所及正好和叶修的胸口齐平,烫金的数字三在暖黄的射灯下熠熠生辉。

又来了又来了!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挑挑眉,难得没有说话。

叶修这会儿累得够呛,刚从床上爬起来,大脑还处在停止思考的状态,自然没注意到黄少天的异样。他抬起手臂打了个哈欠,感觉不大对,外套袖子似乎长了些,居然能盖住手腕。

倒是挺舒服的。他想。

“管的够宽的。”叶修把袖子往上拎了道,抱着膝盖支起脑袋,“少天你动静忒大了点儿,隔着门还哐哐响的。”

“不声音大点怎么把你们叫起来?”说到这儿,黄少天的语速忽然变得更快了些,看着十分激动的样子,“昨天一个个信誓旦旦说好了早起出去浪一天,结果今天早上就我一个人起来!就!我!一!个!”

言辞凿凿,声泪俱下。

好好好,少天大大最棒。

叶修也不知道该接什么,毫无感情地抬起手拍了一下,学着那些小粉丝的模样说着干巴巴的话。

“老叶,能不能走点心……”黄少天双手叉腰立在叶修面前,一脸无语,显然并不满意叶修的反应。

“明天就回去了,今天就好好休息,飞机上十多个小时……”

叶修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上什么就被旁边传来的低哑男声给堵了回去。他转过头,是喻文州。对方双手扶着腰,精神不济。

“呃、文州你们昨天玩得挺开心啊?”

这一看就是张宿醉的脸。两人靠的近了些,叶修甚至能闻得见喻文州身上淡淡的酒味。他和后面跟着的周泽楷对视一眼,交换了个担心的眼神。周泽楷在后头做了个“没醒”的口型,随后挨着叶修坐下。

“是挺热闹的。可惜你和周队不在。”喻文州摁住还站在那儿喋喋不休的黄少天的肩膀,让他坐下后自己才跟着坐下。他的手指一直抵着太阳穴揉按,偶尔眉头蹙起。

“错过太多好玩的。”

叶修呵呵两声没说话,反倒是周泽楷嗯了声,跟上句“很可惜”——虽然他的脸上并寻不到可惜的影子。

 

关于酒会上到底发生了如何群魔乱舞的事件周泽楷是在几天后通过依云知道的。小妮子说那时候他们找周泽楷没找到,都猜肯定偷偷和叶修溜去二人世界了。

这话说的也没错。周泽楷回了依云一串省略号。虽然叶修喝醉了酒,回房间刚沾枕头就睡着了,所谓的“二人世界”也不过就是提前回来洗洗睡而已。

 

你们干啥我不关心。

不过侬晓得伐?

太可惜了错过那么精彩的一幕(*^▽^*)

 

周泽楷看完依云发给他的录像后挺庆幸自己和叶修提早溜号,倒也理解为什么在第二天大家都病恹恹时黄少天能表现得如此神气:鲜少碰酒的职业选手们在可爱的外国大兄弟的怂恿下玩起了深水炸弹,几种烈酒混着一块儿下肚没多久就找不着北。唱歌的、跳舞的、红着脸抱着别人不放撒娇的……酒精解开了理智的束缚,在这片旖旎的灯光下彻底放飞自我。

至于黄少天……他那会儿还感着冒,喻文州拦着不让他喝,便成了站在外围起哄的最佳观众。

这段视频他也给叶修了,比起自己他显得更加淡定些,虽然只是表面上——那天,职业选手群里炸开了锅,视频里的几位主角将“叶修”和“君莫笑”刷了满屏,吵吵嚷嚷的闹要和叶修约竞技场,却没有一个人肯说出个缘由。

听说那天兴欣工会赚了个盆满钵满。周泽楷后来听孤饮如是提过一嘴,倒也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这些当然都是后话。这会儿喻文州宿醉未醒,根本管不住黄少天这张憋坏了的嘴。周泽楷和叶修听着黄少天吧嗒吧嗒讲了许久,归纳起中心思想只需要“抱怨”两字就足以概括。

“那个……少天啊。”叶修揉了揉耳朵,犹豫了会儿才出声打断,“你们两个到底过来干什么的?”

总算切入正题,许久未开口的喻文州在黄少天出声前捏住了对方的手腕。

“游戏公司那群人说我们走之前一起吃顿饭,来问问你们意思。”

哦,就这事啊。

叶修挠了挠后脑勺。

“去呗?”他抬起手肘撞了下周泽楷,“你觉得?”

周泽楷当然点头。

叶修嗯了声,又转过头看喻文州。一旁的黄少天眼瞅着周泽楷和叶修的互动直咂舌,咦了声,搓着手臂往床头靠了点。

喻文州则显得淡定许多,听见那个拉长的尾音也只是瞥了黄少天一眼,点点头。

“一个小时后楼下大堂。”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

 

从房间里出来后黄少天站在走廊里长吁短叹,说什么“爱情的力量真伟大”云云。喻文州正头疼着,没心情和黄少天扯皮,但还是耐着性子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队长,你真的不觉得在他们两个面前自己特别闪吗?”黄少天张开十指摆在脑袋两边,手指屈伸做出发光的造型,“两百瓦的电灯泡。”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想了想,摇摇头。

“他们不一直那样吗?”

“这么说也是哦……”

喻文州没理他,转身去准备去下一个房间通知晚上聚餐的事儿。走到一半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咦了声,喻文州回头看,他落在自己后面半步的位置,有些茫然地摸着自己的脖子。

“说起来啊队长,老叶他们房间里是有蚊子吗?我看周泽楷的脖子全都被抓红了,还有血痕。”

不知道。

宿醉的喻文州现在拒绝思考。



-TBC

评论(11)
热度(168)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