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I.P.U

※idol paro



今年的春天来得比往年更猝不及防些。

起床后叶修习惯性地去开卧室的窗户通风,屋子里开了一夜的空调,被捂了一整夜的气体放出去,换些更加新鲜的进来。

对身体好。叶修曾如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昨天,市里刮了一天的风,他刚踏出门就被扑面而来的冷风给冻得折回屋里找围巾,裹严实后才肯出门。开窗前,叶修本做好了被冷风洗礼的准备。然而,等他推开窗户,迎接他的却是暖暖的阳光,就连拂面的微风都带着宜人的温度。

 

【今天好热,入春了。】

 

叶修站在卫生间里,手上捧着平板电脑,嘴里叼着牙刷,手指噼里啪啦地在屏幕上敲打。他给周泽楷发完信息后就把平板放到一边,继续他刷到一半的动作。等他吐掉嘴里的泡沫后他听见清脆的“叮”声,草草漱了口,打湿毛巾后随意地抹了把脸,旋即拿着平板往客厅走。

周泽楷给他回了条消息,顺带附上一张图片。

 

【樱花开了。】

 

图片上的是公司门口的樱花树,绽开的粉色小花铺满了枝丫。这棵樱花树大概是他们冷漠的老板对浪漫最后的倔强,孤零零地立在路当中,风一吹,满地都是可人的粉红色。

叶修没由来得想起同周泽楷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也是这样的落樱漫天,绯色的花瓣飘飘扬扬的散着,衬得少年那张泛着红晕的脸庞透着点儿温柔的粉,怪惹人疼的。

他穿着的是什么颜色的演出服来着?是冷峻的黑?是深邃的蓝?还是和这樱花一般温柔耀眼的粉?又或许是纯真的白、青春的嫩黄?

记不大清了。叶修有些懊恼地想。脑海里的场景被少年挂着层薄汗的脸庞占了大半的画面,比起演出服的颜色或是带着怎样的配饰,他记得更清楚的是少年微微上扬的唇角,还有掌声响起瞬间眼底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喜悦与无措。

啊……好想咬一口。

如此的念头占了上风。彼时,在台下的叶修混在茫茫人群里,举起双手,十分用力地为台上舞动的男孩故障欢呼——类似的举动曾经被这个单纯的男孩儿贴上“傻气”的标签。

 

在那一刻,叶修想,他希望能在舞台上一直看见这个男孩儿。

正如他现在无比想见到周泽楷一样。

叶修在沙发上翻了个身,他最近刚结束一个网剧的拍摄,现在正闲的没事窝在家里放短假。待在家里也不过是睡觉打游戏的过,叶修隐约想起之前周泽楷和自己提过一句在筹备新专辑的事儿,那小子的性格也不爱上综艺,想必今天一天都要在公司的工作室里耗着。

 

【今天在公司?】

【我在家呆着没事,等会儿去找你。】

 

叶修发完消息没多久就受到了周泽楷的回信。

 

【OK.jpg】

【带份早饭,Robin没吃。】

【你也吃完再来。】

 

——咕噜

叶修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要不是周泽楷这么一提醒他早就忘记了自己尚空空如也的胃袋。

嘴角不经意地抿起,连带着手下的速度也快了几分。早就打好的句子被青年匆匆删去,又打上新的一句,长长的,占满大半输入框。他还是觉得不妥,删除,再打上更长的一串,如此反复。

最后,他也只是打上了个“好”字。

 

叶修的行动力很强,换掉睡衣后也懒得再捯饬自己,摸了副平光镜架在鼻梁上就急急忙忙地出门。公司离他的公寓不远,他走过去就行。早餐店就在小区对面的小巷子里,Robin爱吃的白粥,自己的包子,顺手给周泽楷捎了根油条去。

他会记得提醒别人吃早饭,自己反倒是总忘记吃的那个。

叶修耸耸肩,一边咬着包子一边走,等包子吃了大半自己也已经站在公司门口的樱花树下。樱花的确开了,周围的地面上已经落满星星点点的绯红色。他抬起头,从下往上数第三扇是工作室的窗子,周泽楷喜欢呆在这儿,就爱这棵樱花树的景致。

扫指纹,上楼。出电梯的时候叶修遇到了Robin,在把早餐递给对方时得到“周泽楷正在犯愁”的信息。

我看也只有叶修你能帮帮他了。

Robin晃了晃手里的白粥算是道谢,而后转身离开。

 

顺着Robin的话,叶修果然在工作室里找到了撵着发梢犯愁的周泽楷,吉他挂在身上,塑料拨片在手心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却迟迟没有落下。

“卡住了就休息一下呗。”

周泽楷被叶修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不由得发愣,懵懵懂懂地啊了声,手心里就被叶修塞了个装有油条的塑料袋,还带着点儿温热。

“吃完再说,休息一下。”叶修伸出手去够周泽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手指贴在指纹锁的部分。手机顺利解锁,叶修打开微博,翻出一个链接,昨天苏沐橙发给他的。

“做个问答放松一下?”叶修把手机屏凑到周泽楷面前。

“这些?”周泽楷有些纳闷地盯着屏幕上挪列出的一条条提问,偏过头看了眼趴在自己背上的叶修,指尖对着自己,“我都要说?”

“玩玩呗,休息一下,正好给你找点灵感。”

因为动作的关系,叶修的下巴尖顺着周泽楷肩头隆起的弧度来回磨蹭着。周泽楷被闹得痒了就往椅子里缩,逗得咯咯直笑。

行了行了不闹你。

叶修直起身子,转身就往外头跑,没多久又折返回来,手里提着一张小矮凳。他把凳子在周泽楷脚边的空地上一摆,坐下的时候顺手从桌上摸了只尾部挂着巨大毛球装饰的圆珠笔,毕恭毕敬地握在手上。凳子实在太矮,叶修这么一坐下来都没有工作室里的桌子高,大半个身子都浸在阴影里,他必须仰着头才能看到周泽楷。

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圆珠笔当做话筒,尽职尽责地继续着他的访问:“来,周泽楷,请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

为了配合叶修“记者”,周泽楷特意正了正坐姿,双手搭在膝盖上,微微垂着头,望着叶修。

“啧……发帖子的人很犀利啊。”叶修兀自嘟囔了句,清了清嗓子,“对你来说,印象最深刻的是?”

“人?事?物?”

“小周你强迫症呢吧……”叶修仔细地又看了遍题目,“他也没写清楚,那就默认都成。”

嗯……周泽楷不由得歪了歪脑袋,搭在膝盖上的指尖一点一点地,似乎对于问题的答案十分慎重。

叶修把帖子里的问题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周泽楷还没有要答题的意思。

“想好了吗?”叶修催促道。

周泽楷却突然笑了。

“进A班的第一次月测。”

叶修哦了声,对于周泽楷的如是回答感到十分惊讶。

“为什么?”

周泽楷却是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为什么呢?

 

事实上,这次月测对于周泽楷来说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甚至惨淡成一片灰色。因为忐忑而紧绷的声带怎么也发不出声,作为练习生团队的主唱,他在最重要的节拍点错过了音符。破音、跑调,所有糟糕的情况接连不断的出现。尽管作为观众的审核职员出于尊重给予了他们掌声,但周泽楷知道,这并不是个合格的舞台。

下台后,周泽楷一个人偷偷地躲到公司的天台上去了。他的脑子里很乱,嘴唇发抖。手机里有他早就下载好但一直没来得及看的漫画,他想趁着现在看一会儿,省的自己胡思乱想。但当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时却发现自己的手抖得甚至解不开指纹锁。

什么跟什么都是。

少年自暴自弃一般抬起手臂,手机被举在空中,下落,砸在水泥地上后滚了两圈,滑到远处。

积郁在胸口的浓云却是越压越低,让人喘不过气来。

——砰!

“哎呦我去!周泽楷你倒是挺会玩捉迷藏的啊?”

天台的门被猛地撞开,叶修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立在门口。他抬起头,少年就坐在离门不远的地方,因为他的突然到来而手足无措的样子令他莫名地感到满足。

“叶修……”

“欸——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叶修走近了,蹲在少年面前,揉了揉他泛红的眼角,“还成,没躲起来哭。”

周泽楷刚想反驳些什么,就被叶修一个用力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他下手有些没轻没重的,箍在背后的双臂勒地脊梁骨都隐隐作痛。

胸腔里的空气被彻底挤出体外,呼吸不畅,周泽楷只觉得晕乎乎的,任由叶修抱着。

恍惚间,他听到一声轻叹。

找到你了。

他听见叶修的喃喃自语。

 

周泽楷并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想的,但对于他来说,这个有些莽撞的拥抱却是轻巧地扶住了他这朵几近凋零的花。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当时的他多么希望有人能站在自己身边,哪怕只有一个。

叶修就是那唯一的一个。

 

之后的问题走马观花般略过,周泽楷迅速整理一番后重新投入工作状态。他随意地拨弄着琴弦,更多的是即兴的曲调。他在那里随性弹奏着,叶修就坐在一边听,觉得好听的片段就点点头,缺一点儿味道的会露出困惑的表情。

多亏叶修,周泽楷的编曲进度比他预计的要快上许多。

初版demo完成后周泽楷终于是放下吉他伸了个懒腰,揉着有些酸疼的手腕从录音室里出来。叶修坐在操作台前,看见周泽楷出来后抬起手为他鼓掌,就像以前为他做过的无数次一样。

窗外的天空已经是深沉的墨色,周泽楷瞥了眼,开口问道:“晚上做什么?”

“赏花?”叶修忽然想起了楼下那颗樱花树,似乎从楼下训练室的窗户正好能将那一大片景致尽收眼底。

 

准备工作很简单,叶修的可乐,周泽楷的啤酒,一小块公司小姑娘给的奶油蛋糕,两个人。

足以。

他们悄悄地溜到属于练习室的楼层,一前一后钻进这间训练室里,锁上门,拉开窗帘。落地窗够大,樱花树占了完美的三分之一。他们俩在木质地板上并排坐下,没开灯,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说着说着,叶修忽然想起早上有个没来得及问出口的问题。

“小周,第一次有‘想亲吻他‘的念头是什么时候?”

周泽楷有些意外,尤其是是在对上对方含笑的那双眼睛时。

“其实……”他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摸了摸鼻尖。他的尾音渐渐消散,叶修被他勾起了兴致,期待着下半句,却迟迟没有等到回应,便偏过头去看他。

青年带着的棒球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周围很暗,借着月光叶能隐约看见因为酒精而被熏红的他的下半张脸,嘴角上扬的弧度被他的舌尖描绘过无数次。

“其实?”

好奇心渐渐膨胀,挠得胸口闷闷的痒。

“其实从最开始,我就想这么做。”

他放下了手里的啤酒罐,两只手臂撑在叶修身侧。他们的脸离得很近,带着浓重酒精气味的呼吸洒在叶修的脸上。叶修很纳闷,自己明明没喝酒,怎么会觉得头晕晕的,像是醉了一样。

他在他的眼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琥珀色的瞳孔里被自己占得满满的。

很踏实。他想。

冰凉的手指攀上脸颊,碍事的帽檐被拨到一边,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成负值。

愈渐杂乱的呼吸间,他捧着他的脸,紧贴的唇瓣舍不得放开,说话间胸腔的共鸣交融在一块儿。

“既然这样……”

吻落在鼻尖。

“为什么不早点说……”

上眼睑。

“我等了好久……”

脸颊。

“都快等不……”

嘴角。

最后一个音节被硬生生堵了回去。

回想起来,周泽楷自己也觉得好笑。是啊,为什么我当时不早点说呢?明明被名为喜欢的情感满满当当的占据了大部分心房,为什么非要等到之后才告诉他呢?

大概是害怕吧。心脏第一次如此剧烈地为一个人跳动,只是视线交叉就忍不住红了脸颊。他怎么能这么好啊,好到自己的语言都觉得贫乏,洋洋洒洒的溢美之词都比不上他的千分之一。

又或者是迷茫吧?那时候的叶修是公司的明日之星,自己只不过是茫茫练习生大军中的其中一员而已。在喜欢的人面前,周泽楷也难以免俗的偏讨了回面子。

我要站在他身边,我要与他并肩,这样才值得如此美好的他吧。

丰满的理想总抵不过残酷的现实,出道遥遥无期,日复一日的机械训练早就磨灭了最初的热情,坚持下来最重要的理由除了初心只剩下那一个。

你知道吗叶修,和你站在同一个训练室里的每一天我都是当做最后一天来度过的。

人的意志总是强大到难以预料,不是吗?

周泽楷轻笑出声。

“抱歉。”

让你等了这么久。

“真是废话。”

牙尖在柔软的唇瓣上咬了一下,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牙印。

“今晚的月色很美啊,小周。”



-END

评论(9)
热度(175)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