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天作之合 01

预警!!狗血!!OOC!!!


※这是一个和 @A朔 朔导聊天聊出事来的故事。切记,两个文手少聊天,一聊多出十万字【笑。下一棒,朔导加油!!!!



-01


周泽楷曾经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关于“男生宿舍卧谈会”的提问,其中一个高票回答周泽楷十分认同。原文很长他也不记得,但中心思想无非就这么一个词。

女人。

作为精……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之间经久不衰的话题,大学寝室从来不是进行讨论的唯一选择。耳边已经响起了熟悉的吆喝声,周泽楷关掉方才浏览的知乎话题页面,收起手机,抿着嘴接过盛满啤酒的玻璃杯。澄黄的液体占了玻璃杯三分之二的容量,上面浮着厚厚一层泡沫。他没急着喝,而是举起酒杯,与双眼齐平。液体反射着街对面的彩色射灯,眼前一片晶亮的斑驳,说不清是梦是真。

不大的方桌被一群和周泽楷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包围,四个人的桌子挤上六个人,只能闹哄哄地又帖地紧了些。

今天是周泽楷的室友把他捞出来的,他们寝有个兄弟有暗恋的姑娘,据说是一见钟情,就此陷了进去。这老铁为了追到他床头的白月光,从大一开始,经历慢慢长征,前阵子好不容易才修成正果。老铁心情不错,于是大手一挥,说自己做东,寝室四个兄弟,再捞上两个损友,一群人乌泱泱地往街口烧烤摊一坐,要多有面子有多有面子。

美其名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有人愿意作美其他人当然欣然接受。烤串等了会儿才端上,肉串堆成小山一样的高度。所有人站起来,这场聚会的主人公被围在靠内最中心的位置,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他高兴,兄弟们高兴,周泽楷也高兴。祝酒词说了一轮,“祝久久”之类的话此起彼伏。

等啤酒走过一轮后肚子里空落落的大小子们纷纷将急切地手伸向那座小山的顶端,歪着头用力地将肉块从棍子上扯下来,嚼啊嚼,空气里都是浓浓的自然香气。

周泽楷抽了张纸巾递给旁边的朋友,肉串的棍子上都是油,指腹沾着一层怪难受。


“老三,你说你,有了妹子这个点不去难忘今宵,怎么跑来和我们混啊?”酒精渐渐起了作用,其中一个人脸颊微红,嘴里塞得满满的,有些模糊地开口。

话题中心欸了声,手掌在空中划了个圈,嘿嘿地笑了声。

“她考研,泡图书馆去了。”他顿了顿,一根烤肠下肚,嘴唇亮晶晶的,泛着油花,“单我已经买了啊,你们慢慢吃,我晚点要去接她,吃夜宵去。”

“老三你这就不厚道了啊!小周,你说是吧?”

周泽楷默默地举起手边摆着的玻璃瓶,里头还剩下一半的啤酒,晃荡晃荡的。他举起杯子,越过桌面和对面的东家碰了个杯。

“别回来了。”他说。

大家都知道周泽楷是不爱说话的主,本来也只是想埋汰一下老三,没想到这个周泽楷一语中的。坐在周泽楷旁边的青年正在喝啤酒,听见旁边传来的清朗声线打了个激灵,一口酒错了地方,呛得直咳嗽。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一个个嘴唇微张愣在原地。好在大家都是熟人,哈哈笑着就这么圆了过去。

“厉害了我的楷爹……”

“老三听到没?我们的舍宠对你如此期望。”

话题中心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端起酒杯又抿了口,就放到一边去了。


大概是有这么个开头,众人忽然开始围绕着桃色的话题越跑越远。有女朋友的几个帮着没有的几个物色姑娘,学校里几个有姿色的早就被从头到脚评论了个遍。

周泽楷静静地听着,一根一根地往嘴里送小肉串儿,最开始倒得那杯啤酒到现在都没喝完。他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听着所有人天南海北的谈,自己默默地做个吃瓜群众就好。

唉……虽然借口找的这么漂亮……

周泽楷默默地叹了口气。

有种说法叫:人的互相吸引是因为有趣的灵魂。可是有趣的灵魂的发掘太耗时间,不如好看的皮囊一眼万年来得冲击力强烈。

很不幸,周泽楷属于后者,还是一个因为过分的关注而愈发透明的过于精致的好看皮囊。

因此,兄弟们这些款款而谈的经验故事周泽楷是一点儿也插不上嘴的——不好意思,他还真没谈过。让周泽楷自己仔细想想,平常能心平气和相处的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平辈都是一块儿长大,什么黑历史没见过,哪会有这点儿黄色思想。唯一一个喜欢过的女孩儿还是在幼儿园,并且,他也早就不记得这个女孩儿叫什么,只记得那双羊角辫在空中一蹦一跳的……

“小周,怎么不说话?”

这能说才有鬼吧……

周泽楷十分用力地咬下竹签上剩下的最后一块肉,抿着嘴,似笑非笑。在于这方面,男人有着天生的自尊心,于是掐着架子一言不发,生怕开口露陷。

明明只是挽回颜面的举动在那群老铁眼中却成了深藏不露的表现。在一阵哄笑声中,老铁们碰了杯,又是一轮啤酒下肚,大多数人已是红云上脸的模样。

“唉……小周长得帅就是好,身边从不缺美女。”

老三摇了摇头。

“就是啊……哝、你看看我们院那个系花,前几天不还追着小周屁股后头跑?”

“有啥用啊——小周这仿佛世外高人。那话怎么说的来着?留恋花丛中,不带走其中一朵!”

周泽楷用捏着玻璃杯的掩住自己的下半张脸,装作被戳中了小秘密的羞涩,倒也符合大家对他们的固有印象。

要怎么说成见这东西可怕呢。

周泽楷瞄了眼酒桌上的人们,似乎都默认了“周泽楷桃花运很旺所以经验丰富”这个事实上并没有因果关系的设定,这才松了口气,杯子里剩下的那点底被三下两下送进肚里,然后又被满上。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

“也不一定啊……我们楷皇长得这么纯情,一看就是个纯情boy。”

说话的人在和周泽楷隔着一个人的位置坐下。周泽楷认识他,姓王,隔壁寝的,自己寝室里的人都开玩笑叫他“隔壁老王”。老王人很精明,他并不是很擅长和这类人相处,一不小心就会露出破绽,被看穿心思。

就像现在这样。

这可是关乎男人尊严的问题。周泽楷扭了扭身子,下意识地扬起了下巴。几乎所有人的视线在老王话音落下的瞬间都集中了过来,揶揄的也好、疑惑的也罢,总之让他有种被揭穿伪装的不自在。

这可不行。周泽楷故作轻松地捏着玻璃边边缘,轻轻晃了晃,啤酒泡沫被溅到手指尖上。他在视线的沐浴下抿了口啤酒,放下玻璃杯,舌尖卷过指腹上的泡沫,轻笑一声。

“现在没。”

一共三个字的一句话在开头两个字被十分用力地吐出口,生怕别人注意不到似的。

“小周你也不用急啊,身边挑一个呗?”有人接茬道。

周泽楷轻轻地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说否定的原因。

老王嘴里的肉串被嚼地吱吱响,盯着周泽楷看了会儿,忽然笑了。

“这管啊,要时常疏通一下。用进废退,多用用。”他伸手,又拿了串,嘴却没停下,“我不是说拇指姑娘啊,我是说正儿八经的疏通一下。”

“老王这话有点道理的。”

有道理个头啊……

这个对话的走向越跑越偏,周泽楷只觉得脸上的表情快要挂不住。

“没女票吗就更好解决了啊,怕微信摇一摇暴露就陌陌呗。你情我愿的事,都是爽的。”

周泽楷看着老王低下头掏出手机,调出一个蓝色的界面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又收回口袋里。他很庆幸刚才喝了酒,这样他能给自己烧红的耳廓找到一个托词。


当然,在第二天早上周泽楷在手机里看到那个蓝色的小图标出现在自己的手机桌面上时,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昨儿喝得太多,这才上了那家伙的套。

手机被他恭恭敬敬地支在支架上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周泽楷盯着黑黢黢的屏幕看了好一会儿,里头映出的是自己的影子,忽然觉得这手机有些烫手。

他深吸了口气,摁下home键,解锁,点开陌陌,直接点开个人资料的页面。

ID:一枪穿云。是周泽楷一直用的游戏ID。

头像,用的是周泽楷的侧脸照。

注册手机号,周泽楷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自己的。

完蛋。

做人不能贪面子啊兄弟,就算是关乎到男人的尊严。

周泽楷原本想把APP卸载掉的,但转念一想,既然账号都注册了,卸载掉的APP还能装回来。如此行为和欲盖弥彰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老王就在隔壁,就他昨天敢用一双油汪汪的手过来抢手机帮忙注册的起哄劲儿,天晓得自己出门碰到他会不会又被亲切关照一番。

放在那里,不管他。

周泽楷深吸了口气,把手机扔到一边,做事去了。



-TBC

评论(10)
热度(841)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