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顺水推舟Ⅱ 110

前文指路

 

叶修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前只剩下两只顶好看的手,排列在一块儿,被玄关暖色的灯光晕上层温柔的光泽。

在叶修的观念里,送戒指通常意味着送出一份承诺。就好比今天早些时候,周泽楷在拿到MVP戒指后交给自己说让他来保管、自己回答他放在他这儿就不会还给他的时候那样,他是认真的。

予人之物,当成羁绊。

周泽楷哪不明了叶修心里那点小九九,确切的说他们两个想到一块儿去了,这才有了毫不犹豫答应叶修提出的在外人看来或许有些无赖的条件。

因此,在看见这两枚带在中指的素戒时,叶修不否认自己的确有被惊喜冲昏头脑的瞬间,但稍微冷静下来,又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依他对周泽楷的了解,第一,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忙得昏天黑地,他什么时候去买的这一对戒指?第二,虽然说周泽楷也喜好简洁,但这对素戒说到底就是对银环,丝毫没有点儿特殊的标记或者装饰在,实在是有违周泽楷的审美。

他扬起头看周泽楷,手在空中晃了晃。

“小周啊——”

周泽楷冲他眨了眨眼,装作没有明白叶修眼底的揶揄。

“你是哪儿找了个田螺姑娘还帮你准备这些?”

银白的光点在眼前晃了晃,周泽楷的眼睛瞥向其他方向,和叶修的距离也拉开了一点。

“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叶修身子意外挡住周泽楷的去路,“来来来,我们来好好说道清楚。”

本身也不是多大事,周泽楷立在原地,眼睛一闭一睁,最后还是坦白了实情。这幅对戒事实上是之前金俊浩塞给周泽楷的,算是对帮助他的谢礼。那阵子队伍状态欠佳,周泽楷把它们往包里一塞就忘了个彻底,直到刚才叶修去洗澡他在外头收拾行李才从外设包的犄角旮旯里扒拉出这个小盒子。

估计是不知道周泽楷究竟喜欢哪种,金俊浩干脆挑了最简单的那种,他大抵是不清楚素戒的背后承载的是多深重的诺言。

误打误撞做了个顺水人情,周泽楷乐意为之,反正戒指是要给叶修套上的,对戒拿到手也是要给叶修的。至于这对戒是谁给的,重要吗?

也是,反正你们也不会自己去做。

叶修点点头,算是认同了周泽楷的说法。他的手指附在银环上,推着他在指根转了两圈。他不爱戴这些,还没习惯这种被束缚的触感。

有些微妙,但不坏。

“还真是不习惯。”叶修说。

“那……习惯习惯。”周泽楷穿好鞋,在地上点了两下。

他朝着叶修伸出手,手掌向上,等着叶修搭上来。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在电梯间里遇到了同样是刚出来的方锐,同时松开了交握的双手。小年轻双手插进口袋里立在原地,长袖外套搭着短裤,反扣着一个棒球帽,怎么看怎么青春洋溢。

见他们走近了,方锐抬手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刘海,露出故作深沉的姿态。

“怎么样,是不是很像小鲜肉?”

叶修走在稍前的位置,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阵,点点头,夸赞道:“很青春啊方锐大大!”

虽然叶修表现得十分兴致盎然,但语调平平,没有情绪。

即使只是叶修的表面恭维,但对方锐来说依然很受用。他十分满意地回了句“那是”,往外跨了一步,这回是面向周泽楷。

周泽楷以为方锐是要问他和叶修一样的问题,甚至都打好了腹稿,但方锐却单手环胸,一只手拖住下巴。

“周泽楷,你有墨镜吗?”

周泽楷并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如实点头,略带担忧地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应该天黑了才对。

“那你借我一副?”方锐问。

周泽楷想了会儿,果断地摇了摇头。

“我觉得不需要。”

方锐切了声,念叨了句这不是天天看孙翔那小子打扮也想尝试一下型男风格云云。周泽楷都和叶修对视一眼,没说什么。

后来电梯门打开,方锐先一步窜下去找苏沐橙黄少天他们去了,留给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独处的空间。叶修看着方锐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摇了摇头,曲起手肘撞了下周泽楷。

“实话实说,你刚刚是不是绕着弯子损方锐瞎?”

周泽楷竖起食指摁在唇瓣上,神神秘秘的。

 

两个人等到喻文州来了之后才一起进去。叶修刚进门就被几个熟悉的工作人员给拖走,三人行最后只剩下喻文州和周泽楷。两个人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在是场内巡回的侍者打破了尴尬,喻文州拿了杯香槟,周泽楷取了杯饮料,两个人退到最外围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喻文州出面在媒体面前做了回挡箭牌,但他只知道周泽楷有手伤,但不知道伤势如何。他瞥了眼周泽楷的手问他有没有事,周泽楷说回国再复查。

喻文州不留痕经地扫过周泽楷握着饮料杯的左手,道了声好,举起自己装着香槟的高脚杯和周泽楷的轻轻一碰,抿了一口。

“恭喜。”他说。

一句话被省略了最重要的缘由,喻文州眼底透着的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悦,周泽楷也没追究,又碰了一下杯,道了声谢谢。

香槟的味道似乎不大对喻文州胃口,没喝掉多少就被他放到一边。

“周队,回国之后有什么打算?”

这个周泽楷还没有来得及想过,也就老老实实说不知道。

这样……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叶修前辈呢?你有没有问过他?”

周泽楷耸耸肩。

“那是他的事。”

周泽楷的言下之意很明确,叶修的事只归叶修一个人决定,他做不了主也不会去做主。

喻文州被周泽楷这幅深沉的模样给逗笑了,掩着嘴侧过脸看他。

“我还以为,所有人都是那种热恋期都巴不得天天黏在一起的,看来你们不大一样。”

黏在一起?周泽楷对这个的定义并没有一个清楚的定义,但非要说起来,从两个人心意相通到现在一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状态,分开一段时间会是什么状态他也不清楚。

“天天在一起吧。”周泽楷晃了晃手腕,歪着脑袋想,为求语义恰当又补上了后半句,“最近。”

喻文州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噎得慌,尤其是搭配上周泽楷那一脸淡定,更是觉得自己多管闲事的厉害。

哈……挺乐观的。

周泽楷耸耸肩,不置可否。

 

“文州,少天他们在那边找你,三缺一。”叶修施施然从人群中走出来,大拇指朝着身后。喻文州看过去,果然是黄少天他们,霸占着一张桌子围成一圈,朝着他招手。

喻文州点头谢过,侧过身朝那边走去。叶修给他让出一条道,问周泽楷,刚才和喻文州说了些什么。

放假安排之类的。周泽楷说。

哦?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怎么想的?

还没想。周泽楷顺手拿了个葡萄塞进叶修的嘴里。你呢?

这不是还没放假吗?叶修说。

周泽楷嗯了声,和叶修一起靠在桌边。

 

 

 

-TBC

评论(16)
热度(25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