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恶魔饲养的孩子长大了

※“魔女集会”企划paro



格洛瑞大陆居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每当夜幕降临之时,身披黑色长袍的不老恶魔悄然而至,挥舞着狰狞的利爪,所指之处必降不幸。

如此文字记录在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卷上,古老的文字究竟如何解释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只留下个意义模糊的故事。

叶修十分小心地捏着这张脆生生的纸面,两行字来回琢磨了好一阵,咂咂嘴,颇为嫌弃地放到一边儿去。他跳下椅子,往城堡外的小作坊里走去,他倒是对那一屋子四处搜刮来的金属小部件儿更感兴趣些。

如此一言难尽的故事,居然只用只言片语概括。不老的恶魔都不相信这些幼稚的传说,他没想到,这些自诩最为智慧的人类居然对此深信不疑。

愚昧、愚昧。

叶修蹲在工作台前,几个圆柱形金属块拼接在一起,连成条长长的杆。他随手甩动了一下,有些重。

还需要一点儿更轻的材料才是。恶魔叶修摸着下巴思考着。

是时候去外头转一圈了。

 

叶修上一回踏出城堡都能追溯到几个世纪前。作为不老的恶魔,他受到格洛瑞大陆居民的敬畏,人类时不时会拉来一车又一车的金银财宝当作贡品,偶尔还有些貌美的婴儿。每到此时叶修都不由得失笑,婴儿身上确实散着股诱人的香气,但恶魔又不是食人魔,哪会见人就啃上一口的。

这都是偏见。叶修把这些送来的孩子们送到城堡附近的领地上,由其他魔物代为收养长大,自由耕作。

明明是送给叶修的孩子们,为什么他从来不收养?

这个嘛……领地的魔物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可能……因为他是叶修吧。

魔物们如是说。

 

魔王的领地愈来愈宽广,民生和乐,自给自足,一代一代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然而,叶修这时却收拾好了行囊,准备踏上未知的旅程。他真的很久没有去外头的世界走走了,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外面究竟发生了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

周游的恶魔跨过高山,穿越平原,来到一处繁荣城邦。这日,恶魔幻化成了普通人类的模样,长着白净脸庞的黑发青年带着神秘的微笑,借宿在城邦外一处普通的村庄里。村民家的姑娘对他动了心思,夜里敲响了他的房门,想要约他去村中央的榕树下。

这里的村民们说,在这棵参天古树下许下的诺言会成为永久的羁绊。

当然,那天晚上,姑娘没能敲开叶修的房门。

半夜赶到城邦内狂欢的恶魔翌日清晨才回到下榻的住所。他从窗子轻巧地跳进房间,还没打开门上的插销,隔着门板就已经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香甜,可口,是叶修遗忘了很久的滋味。

他揉了揉鼻尖,打开门,迎接他的是破碎的头骨和一片疮痍。血浸染了整条走廊,踩上去,脚下还有隐隐的粘软。

恶魔会招致不幸。

那句话又飘悠悠地翻上心头,叶修把长袍在手腕上绕了两圈,有些头疼地摆弄着被粘稠血液弄脏的下摆,忍不住嘀咕。大约是半夜里强盗袭击了这个村庄,烧杀抢掠。

真是缺心眼。

一路从农家走到外头的广场上,清晨的天空浮着层薄雾,重重地压在这片寂寥土地的正上方。他往村中心的榕树下走了几步,那儿横七竖八倒着几具躯体——勉强能够称作躯体吧。他避开散落一地的残肢断臂,走到榕树下,叹了口气。

过分了啊。

恶魔抬起手轻轻一挥,残肢扬起,堆在一处。周围是飘扬的尘土,随着叶修手指的方向堆叠,落在那一堆上,渐渐得成了个鼓起的小山包。

尘归尘,土归土。往日铅华,不过黄土一抔。

风起风落,叶修满意的看了眼小山包,甩了甩手腕,素白的手逐渐染上墨色,成了尖锐的利爪。锋利的之间划过小山包,所过之处燃起悠悠绿光,留下一串难以辨识的文字。

完成了一切后,叶修拍了拍手掌,转身准备离开,目光扫过树桩,咦了声。

有个孩子在那儿。

小孩儿安静地坐在那儿,怔怔地望着他,他能在那双墨黑的眸子里瞧见自己扭曲的模样。叶修凑近了,视线粘着满是血污的小脸儿打量。这孩子长得还真是漂亮,那双眼睛水汪汪的,无辜地望着你,就一眼,叫人魂魄都勾了去。

叶修伸出手,利爪托住小孩的脸,爪尖在细嫩的皮肤上来回摩挲着。小孩儿身上很香,混着股春日里奶油的气味,还有着股……

恶魔在小孩儿半迷茫半警惕的眼神下收回了利爪,舌尖卷过爪尖,血液的腥甜扫过味蕾,他不由得露出餍足的神色。

毫无疑问,眼前的小孩儿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味。

恶魔眯起双眼,嘴角勾起个微妙的弧度。诚然,美食当前,他十分想就此大快朵颐,他已经能够想象得出来柔嫩肉质在嘴里融化的美妙。

光是想想就已经足够兴奋。

然而,叶修很清楚现在并不是满足私欲的好时候。视线所及之处渐渐被洒落的阳光点亮,这浓郁的血腥味引来的不仅仅是城邦的警卫,还有匍匐过整个黑夜、苏醒的魔物们。比起警卫,叶修更不愿意与那群习惯了阿谀奉承的魔物们打交道。他们太不守规矩了,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恶魔终于是收起了自己的利爪,柔软的手掌拍了拍孩子的脸颊。那孩子脸上的血迹被他抹开,红彤彤的漫了大半脸颊,阳光印着他另外半张脸,白净、细嫩。

一定很好吃。

他克制住自己不断舔弄牙尖的动作。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那小孩儿。

胸口剧烈的起伏代替了小子的回答。

叶修有些犯难地挠了挠脸颊,手支着腰在原地来回转了又转。孩子这一脸惊恐分明是被自己作为恶魔的模样给吓得不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孩子长得太讨喜、又或是他是个摆在眼前的每餐,他舍不得放手。

再三斟酌后,恶魔伸出掩在黑色布料下的手掌,朝上摊开。

“跟我走?”

他问道。

孩子咬着下唇一直没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滴溜溜的打着转,却愣是憋着没落下。初生的幼崽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有着本能的敏感,他迅速地四下张望着,似乎在确认自己的处境。

小鹿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眼睛一闭,绵软的拳头塞进恶魔的掌心。

恶魔露出了微妙的笑容,收紧五指,稳稳地握住。

 

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魔王叶修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继续游历的计划,带着小拖油瓶回到了魔王的领地。和往常一样,叶修把小孩子带去了一个由魔物经营的酒吧,老板是叫布里茨的魔物,长相凶恶,但性格温柔好客。

叶修十分信任布里茨,特别的小客人理应托付给它。

经过一路波折,小孩儿身上脏兮兮的。他似乎不爱说话,叶修问什么都只是点头或是摇头,大部分时间里,他只会紧紧地攥住叶修的衣角,寸步不离。

被人依赖的感觉对叶修来说十分陌生,就连他把小孩儿带到布里茨的酒吧时,小孩儿在看见布里茨的第一反应也是躲到叶修身后。

“喂!修,你是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个小可爱?”

叶修回头看了眼身后一脸戒备地望着布里茨的周泽楷,不由得失笑,端着进门时布里茨黄油啤酒又灌了口。

 

之前,叶修趁着小孩睡着的时间里翻了下孩子身上带着的物品,也只翻到一块银制的铭牌,上头刻着一个名字。

周泽楷。

叶修问过小孩儿这是不是他的名字,小孩踟蹰了一下,点点头。

“名字挺好听的啊。”叶修随意感慨了句,铭牌被手心攥得温热,松手后落到周泽楷的胸脯上,暖烘烘的。

周泽楷咬着腮帮子定定地看着叶修。

“爸爸取的。”

嗯?这是周泽楷第一次主动和叶修搭话。

“你说你的名字是你爸爸取的?”

周泽楷轻轻地点头。

他微微垂着脑袋,视线落在自己脏兮兮的手指上。过了会儿,他感到头顶被什么轻轻压了下,只不过一瞬。

“我叫叶修。不过……谁帮我取的名字,我可记不得那么久远的事。”

魔王缓缓地开口。

 

“小周,你尝尝看。”叶修垂下握着杯子的手,伸到周泽楷面前。

眼前泛着金色光泽的液体带着股好闻的麦芽香气,似乎还混着点儿甜味。周泽楷顶着液体上层浮动的气泡,有些迟疑。

“不能喝酒。”周泽楷小心翼翼地瞟了叶修一眼。

叶修没说什么,只是把杯子推得更近了些。

周泽楷瞄了眼布里茨,叶修的态度坚决他早就能够感受得到,只得抱起玻璃杯抿了一口,闭上眼,有点儿紧张。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口中回荡的并没有想象中的辛辣,反而是麦芽的香醇,甚至带着点儿甜味。

周泽楷举起玻璃杯来打量,杯身上贴有标识着“黄油啤酒”字样的贴纸。这玩意儿虽然叫黄油啤酒,也只不过是长得像啤酒的黄油饮料而已。

眼见不一定为实。

叶修盯着小孩儿看了好一会儿,他只留给叶修一个侧脸,安安静静地捧着玻璃杯看着,眼神里的慌乱消失了不少。

这孩子挺好说话的。

叶修想。他从周泽楷的手里抽走玻璃杯,朝身后的布里茨扬了扬下巴。

“快去洗干净。”

周泽楷的动作虽然依旧犹豫,但还是乖乖地照做。

 

“你还是变回小时候得了,那个时候多听话。”

恶魔裹着布里茨送来的厚重皮草,缩在城堡的巨大露台上摆弄着各式各样的金属块。周泽楷站在他身后转悠,从右边晃到左边,又从左边挪到右边,叶修要什么他递上什么,乖顺地一塌糊涂。

只可惜,大魔王在生气,连个眼神都懒得分给身后转悠的青年。

“叶修……”

他犹犹豫豫地开口,给叶修递上个扳手,明显的底气不足。

“当时我就不该心软把你带回来,当场吃了哪有这么多糟心事。”

手上的金属块被敲得铛铛直响,周泽楷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仿佛那块变形的金属是自己的脖子。

“再不会了。”他承诺道。

“胆肥了你?还想有下次?”

恶魔突然转过头,周泽楷分明在腥红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真不会了。”

青年匍匐在恶魔面前,亲吻着他的指尖。

“会小心。”

青年抚平了恶魔皱起的眉心。

恶魔一把拍开青年的手,身上裹着的皮草唰唰地包住面前的青年,领口被掩地严实。

“知道了吧小周?人世险恶。”叶修朝身后的门扬了扬下巴,“你先进去,我收拾一下就过来。外头冷,你别受了伤又发烧。”

青年抬起的手正好掩住上扬的嘴角。他点点头,轻巧地离开。

 

厚重的窗户被推开,又合上,窗帘扬起,轻抚着门边的矮柜。

在矮柜上摆了一拍照片,照片上始终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一直保持着俊秀的青年模样,另一个则是被定格画面记录下了点滴成长。

从不过只有恶魔腰那么高的小男孩儿到足以与恶魔并肩的高状青年。

 

在最后一张照片后还放着一个空相框,叶修亲手做的。

周泽楷曾经问过为什么总要备个空相框在那儿。

叶修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反正明年还要照的,放着呗。


-END

评论(7)
热度(286)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