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 禁止未授权行为 // 只回私信

戏精本精

※段子,文不对题,现代设定


※我就是看了巧克力促销活动广告想谈恋爱了没什么,本戏精很累要哄哄我才好。



在叶修看来,周泽楷这人真的是冲动的可以。

什么?你说他沉默寡言生性腼腆?这点我承认。但你说我是不是年纪轻轻就眼瞎那我可是真不服的。

叶修伸了个懒腰,关电脑合笔记本起身的动作行云流水。六点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正好是他的下班时间。

唉——又摸了一天鱼哦。他一遍穿外套一边想。

下楼前叶修站在公司的落地窗前顿了顿,眼睛一闭、一睁,最后还是毅然决然地凑到玻璃前向下望,在稀稀落落的树叶间瞧见了那个穿着白色长款羽绒服的欣长身影。

意料之中。叶修想起三十分钟前周泽楷打给自己的电话,本来只是周泽楷说明天他要去外地的事儿,向叶修报个备。叶修哦了声算是知道了。他们两个在一起几年早过了热恋期,都是一工作起来不要命的性格,有事就去做呗,没什么唧唧歪歪的又不是不回来。

准备挂电话之前周泽楷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忽然咦了声。

叶修,几点下班?

临近年关,公司也没什么事,少有的准时准点。

叶修想了想说,六点吧……都回去过年了应该没什么事。

哦,好。周泽楷顿了顿。我来接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修十分无语地盯着手机上“通话已结束”的字样,把手机扔到一边,重新带着耳机看主播秀操作。

周泽楷这人,不仅冲动,而且跳脱。


前几天市里下了雪,这几天路上人少,天气又冷,还留着一堆又一堆磊在路边。周泽楷等人等得无聊,脚尖来回拨弄着,打了个圈儿后又用脚踩踩实,再拨到一块儿,从同重来。

你也不怕鞋子湿了冷。感冒好了没啊金刚芭比?

在周泽楷第三次重复上述动作时的,叶修总算姗姗来迟,背着电脑包双手插在卫衣口袋里远远地看着他。周泽楷上下打量了他一轮,这几天闲下来大抵是好好休息了的,气色比上回见面好了不少,满分;身上的卫衣是自己送的,内层加绒,他还塞了件衬衫,羽绒服也穿着,保暖又好看,满分;在被周泽楷吐槽了无数次冬天还穿拖鞋后叶修终于是放弃犀利哥时尚,裹了双马丁靴,也是周泽楷塞给他的,满分。

总的来说,周泽楷看见叶修心情很好,看见叶修好心情更好。

额……虽然他很讨厌叶修叫他朋友给他取的绰号。

青年抿着嘴角不自居地露出微笑。他收回玩弄积雪的腿,一步一步朝着叶修的方向踏过去,在对方面前停下,抱了个满怀。

辛苦了。

手臂收的老紧,叶修废了点力气才把自己的脸从被周泽楷围巾闷晕过去的危机中解救出来,绕过他的腰,在伸手收紧,拍了拍。

小周,公司门口。

言下之意无非是提醒他现在是公众场合,还是稍微注意一点。但手臂却是心口不一地环得更紧了些。

周泽楷没说话,端着叶修的腰往上提了提,两人四脚笨拙地往远离公司门口的地方又挪了两步,停下。

呵、自欺欺人。


仗着路上没什么人,两个人就着这个姿势聊了好一会儿,最后是周泽楷打了个喷嚏才被叶修匆匆放开,嘴上一遍嫌弃一遍把眼前的人衣摆裹得又紧了几分。

勒——

周泽楷捏住叶修摆弄自己围巾的手,反手扣住。两个人手掌差不多大,严丝合缝地贴着,手腕上相同款式的金属手镯撞在一块儿,发出一声脆响。

被周泽楷阻止叶修切了声。

身体好?身体挺好的,感冒多久了小周同志?

周泽楷抿着唇,光盯着叶修,也不开口说话。

叶修从周泽楷的左边绕到右边,又往左边原路返回。他的一只手被周泽楷牵着,手臂便被他一会儿带到这一会儿带到那,倒也一直没松开。

他的目光含着笑,直叫周泽楷心痒痒,吸了吸鼻子。

青年是在周泽楷面前站定,捂紧了围巾的缝隙。

周泽楷,闹变扭了?

呵。周泽楷淡淡地出声。

看来是的了……他们说你傲娇还真的一点没错。

滚蛋吧。周泽楷腹诽。

叶修显然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两个人搁大路口上吹冷风。他念叨着还是开车送周泽楷回去,车好几天没开是不是还在公司云云。

一会儿没说话的周泽楷忽然打断了叶修的念叨。

今天别回去了。

嗯?叶修看着他。

我说你,留下陪我。

叶修莫名其妙地看着一本正经的周泽楷。

为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被我传染了,跟我走。

周泽楷说得义正言辞。

叶修挑挑眉不说话。

他想——

我的男朋友,冲动、跳脱,现在再加一条任性。


-END


评论(11)
热度(280)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