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震惊!枪王大大就此落寞为哪般?

※原著向,NC-18,含LOL。


※祸从口出承诺了 @A朔 一辆5k豪车,一度飙到石乐志。感谢朔爸的场外支援。电竞直男永不认输哦也!



这天上海下了场大雨。

叶修小跑几步冲进轮回俱乐部的大门,收起雨伞,站在门口甩掉落在头发上的水珠。起风了,冷风卷着雨水呼啦啦地拍打着脸颊,湿乎乎的难受。

他把雨伞上的水朝着外面甩了几下,随手丢进摆在门口的大水桶里。水桶里整整齐齐地插着纯黑的长柄伞,一模一样,叶修带来的浅蓝色折叠伞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

叶修啧了声,却也没有再整理的兴致,擦干手,倒是研究起眼前这扇印着巨大轮回LOGO的玻璃门来。俱乐部大楼的门为了防盗装了智能锁,看面板倒是可以扫描指纹的样式。

财大气粗。

叶修给远方的轮回老板打上如是四字标语,琢磨着要不要和陈果说一下给兴欣网咖二楼的战队训练室也打上差不多的配置。他的手掌在身上上下摸索着,最后从上衣口袋里翻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展开,上面写了一串数字。

这是周泽楷出门前留给叶修的轮回俱乐部的大门密码。

叶修照着纸条上留下的数字一个一个摁下,确认,大门在发出“滴”的一声后打开。他走进去,扫视了圈周围。轮回俱乐部似乎进行了翻修,格局和上回自己来过的时候所见的场景有着微妙的差别。现在是夏休期,俱乐部放假,整栋大楼空荡荡的,大概只有周泽楷一个人在。

 

周泽楷是来俱乐部借电脑补直播的。家里的电脑被他失手撒了杯水烧了主板,新买的机子还没到,只能先来俱乐部。

叶修凭着记忆力找到了轮回的青训的训练室,果然看见了那个横在电竞椅上的人。为了防止核心训练数据泄露,放假期间战队的训练室是锁着门的,钥匙在经理手里,周泽楷多半只能来青训蹭电脑。

在进青训营前叶修敲了敲敞开的大门,里头横着的人并没有什么动静。叶修远远地瞥见对方头上戴着的耳机,按照周泽楷的习惯,估计在听音乐,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到来。

直到叶修走进了,周泽楷还是没有动静。他探头张望了眼,才发现是自己想错了。

周泽楷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他大概是在等竞技场匹配的时候睡着的,桌面上还开着随机匹配的窗口,但人物早已掉出队列。周泽楷并没有发现。他的脚后跟蹬在椅子的边缘上,膝盖曲起,手臂环过双腿,脑袋搭在膝头,呼吸沉稳。

看看,我说的什么来着?不能熬夜还跟着我瞎逞强。叶修腹诽道。

比起先查看周泽楷的情况叶修先摆弄了下电脑。他帮周泽楷退出了荣耀客户端,关掉,摆在下层的窗口是直播平台的网页,白色的弹幕几乎铺满整个视窗,“枪王大大直播睡觉月入百万”之类的字样频繁出现。

看来睡了好一阵子。叶修回头看了一眼睡得安逸的周泽楷,有点儿无奈。

他熟练地关上麦克风和摄像头,在键盘上敲下“关一下麦和摄像头”的字样。观众自然早就借着勤恳工作的摄像头看见了叶修,对于他的突然到访十分惊讶。弹幕上刷屏向叶修问好的和询问叶修和周泽楷是什么关系的人对半开,叶修没有理会,点击发送后就回过身,打算把周泽楷叫起来。

他取下对方挂在脑袋上的耳机,隔着一段距离他都能听得见耳机里传出来的电子音。这都能睡着是有多累。叶修盘算着今天一定要把他早点摁上床,扶着对方的肩膀,推了推。

小周、小周?周泽楷。

周泽楷睡眠很浅,耳机被取下蹭过脸颊时他就已经醒了,只是他不愿意起来。他本来想一直装睡下去,但叶修出声叫他,他便不得不睁开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对方。

周泽楷的样子有点儿滑稽。头发被耳机压出奇怪的形状,脸颊被膝头压出了红印,嘴角上还有没来得及擦掉的口水印。他的双眼湿漉漉的,眼神找不到聚焦,呆愣愣地模样。

叶修笑了。

你要这么累就别补时间,回家睡觉去。

他顺手抽了张纸蹭掉周泽楷嘴角的印子,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周泽楷摇了摇头,双腿落地,支着扶手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

会扣工资。

得了,你还怕扣工资。叶修显然不相信的模样,手臂随手搭在周泽楷的肩头,手指把玩着对方的耳廓。

指尖划过耳后的触感微微发痒。周泽楷捉住那只做乱的手,攥紧。

不是。他在叶修面前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扣一年。

叶修沉吟一阵,扯了把椅子在周泽楷身边坐下。

得了,你继续,我看你打。

周泽楷唔了声,有些鄙夷地扫过叶修全身,被对方锤了一拳后才收回目光。他看了眼直播配置,见叶修关了摄像头和麦克风后这才放松下来,向后伸了个懒腰,一个用力,将整个人全在怀里。

叶修就像个人形抱枕似的被周泽楷箍住,脑袋搁在颈窝,鼻子抵住颈部和肩膀的弧度,动弹不得。

好香……周泽楷嗅了嗅喃喃道。

你闻闻你身上也是这味儿。叶修有点儿无语。我们家就那一瓶沐浴露。

很香。周泽楷凑到后颈又闻了闻,又加重了语气。真的。

你说是就是吧……

叶修实在是懒得和他纠结这些有的没的。不过说实话,他的确有些累了,摊在他身上指了指电脑,开口道:我直播没退,你准备玩什么?

周泽楷原本是环住叶修的,听他这么说后腾了只手出来拿鼠标,光标转了两圈,最后落在一个图标上。

英雄联盟。

叶修回头睨了他一眼。

今天直播摸鱼?

他知道周泽楷爱玩,因为他在家里没少见过他们轮回组排连麦。叶修很少玩这类塔防游戏,对它的理解大约还停留在好几年前。这些年,版本更迭好些次,现在让叶修来看他一时间也说不上什么。

累了,你帮我。周泽楷抿着嘴,难得的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叶修对自己那碗水能晃荡出多大声响早有自知之明,本来说什么都不愿玩,后来实在是拗不过在他面前软着嗓子撒娇的周泽楷,只得答应。

本来周泽楷是想让叶修打排位赛的,赢得对局获取积分,在排行榜上夺得更高的名词。但当叶修扫了眼周泽楷的段位排名后猛地摇头,说什么都只肯打普通匹配。

输局事小,掉分事大。

周泽楷只得接受叶修的理论。

等待进入对局前的时间里叶修一直在看直播间,因为被关掉了麦克风和摄像头,直播间里只剩下电脑屏幕的转播。作为荣耀大神的周泽楷粉丝们当然是来看荣耀操作的,只不过这次,周泽楷一反常态地玩起了LOL,弹幕里除了刷问号的就是报自己LOL大区和ID的。

你不回答一下?都在问你怎么开始撸啊撸了。叶修朝屏幕努努嘴。

周泽楷沉吟一阵,手臂越过叶修搭上键盘,噼里啪啦打下两个字,发送。

摸鱼。

言简意赅,没毛病。叶修认可。

他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还没来得及发出下一个音节,他只听见噔的一声,随即屏幕上弹出确认读条界面。叶修接受了对局,进入英雄选择界面。

你说吧,玩什么英雄。叶修问。

走哪?

下路吧……双人路安全点。叶修在脑海里翻腾出一点关于LOL的基本常识,他印象中下路是由ADC和辅助两个人搭档进行。辅助需要大局观,他在此刻并不能担此重任,于是选择了相对清闲、需要尽力在后排输出的ADC位置。

周泽楷呃了声。他虽然是名神枪手选手,但并不代表他在打LOL时会带上打职业时的习惯,选择类似的AD位。相反的,他喜欢一个人走中路,玩一些刺客英雄,更刺激些。

这个版本哪个英雄强啊……叶修翻动着英雄列表,有不少眼生的图表,显然都是些后来才推出的英雄。

周泽楷稍微回忆了一下自己擅长的ADC里这个版本比较强势的,手附上叶修的,滚动滑轮,点击一个图标。

我永远无法拒绝舞蹈的邀约。

身披紫红色羽毛的飒爽女子披着兜帽立在视窗中。

霞。周泽楷说。

叶修扫了眼英雄原画下的英雄姓名。

逆羽·霞。

选中,锁定。这对叶修来说是个新英雄,于是,他开了百度去搜索英雄符文。等他按照网上的攻略配好后关闭网页,切回游戏视窗后,他看见原本空着的头像上多了个金色的人物,长得和霞有几分相似。

叶修会过头问周泽楷那个英雄叫什么,走什么位置。

洛。周泽楷回答道。打辅助。

那我和他一起走下路?

周泽楷点点头,过了会儿补上一句“很强”。

官配。周泽楷解释说。

叶修挑挑眉,没说什么。

 

英雄选择环节结束,叶修研究起蓝紫方各自的阵容来。我方在上单位选择了高机动性的坦克英雄慎,中单则是版本大热的光头法师瑞兹,打野是卡兹克,下路霞洛

而对方阵容,上单纳尔,中单阿兹尔,打野瑟庄妮,下路需要对线的则是女警和塔姆。

哎呦——这就和难受。叶修咂咂嘴。没见过怎么打?

我教。周泽楷回答道。

叶修不清楚周泽楷玩LOL的水平如何,说出来的话也就随意一听,并没有太指望。

 

全军出击!

叶修很早以前玩过英雄联盟,只不过这么些年过去,游戏机制经过几次改动后与从前大相径庭。趁着加载的时间,叶修上网查了一下攻略,被周泽楷不满地咬了口。

说了我教。

我就看看技能要升哪个,还有出门装。叶修的注意力还放在屏幕上。

被如此忽视周泽楷脸上添了几分愠色,他咬了口叶修后颈的腺体,听见他发出的一声闷哼,忽然觉得空气中的甜味又浓了几分。

这个螳螂怎么红开啊……叶修看着卡兹克举着他的两柄镰刀,吭哧吭哧往与自己方向相反的红buff区走,嘟囔了句。

周泽楷瞥了眼,上单就站在螳螂旁边准备帮忙,中单已经在中路塔旁就位,显然不打算打一级团。

直接上线。他说道。叶修在己方一塔下做了个标记,匆匆赶过去。

因为自己打野不需要帮忙,叶修发现,等双方兵线在下路的河道处相遇后,对方的双人路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看来是帮打野在红buff区拿掉第一个红。

霞在线上安稳补兵,羽毛从手中飞出,落在地面上,紫色的羽毛闪烁着冷冽的光。

这时,对面许久未露面的女警终于上线,前头顶着个外形酷似蛤蟆的英雄,腆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十分霸道地走来走去。

哎呦我去!对面这个是什么啊……叶修仔细研究着。

塔姆。周泽楷回答。

叶修哦了声,算是知道。对面下路组的进攻欲似乎很强烈,借着女警攻击范围足够大,压过兵线,不断消耗着洛霞二人组。

卧槽!塔姆吐出舌头,正好打在霞的身上,血量下去一小半。

他这个舌头——哎呦,被舔一下就很痛。

霞没有能够躲开塔姆的攻势。他没有,位移技能,对面又是个女警,追着后面跟着点,实在难受。

怎么老舔我,就很烦。叶修控诉道。

此话出口,含着极大的歧义。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泽楷不由得蹙眉,一种名为“占有欲”的情愫在悄悄蔓延。

直播关了。周泽楷说。

什么?叶修并没有明白。

周泽楷用行动解释了语言,快速地买好装备,顺手结束了直播。

好了。

他切回游戏,把鼠标还给叶修。

舔个鬼,叶修只能是我的。



NC-18



-END




一个伪番外:


第二日,周泽楷直播打LOL的片段在微博上爆火,遭到队友群嘲,操作辣眼睛云云。

周泽楷呵呵一笑,看着身后还没醒的叶修,深藏功与名。

评论(26)
热度(690)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