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顺水推舟 108 最终章

前文指路


等着十二个角色全部载入地图的空挡张佳乐捂住麦克风打了个哈欠,气流声从手指中间漏出来,沙拉沙拉直响。方锐无意识地拨弄着键帽,张新杰捏着鼻梁骨上下揉了两圈,周泽楷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李轩操作着逢山鬼泣走了一圈又回到原地,瞥了眼身边还在玩动作快捷键的苏沐橙,咬咬牙最后还是没忍住,心底的吐槽脱口而出。

“我说你们……准备好了没?打比赛呢认真点。”

“别给我压力,我会紧张的。”方锐坐直了身体,海无量跟着逢山鬼泣转了两圈,做出一个飞踢的姿势。

“滚吧。”

“别啊!善待你们的近战爸爸。”

——噗

苏沐橙那边鼠标的连接器出了点问题还在修,她拉开椅子给工作人员腾地方,就坐在方锐和李轩身后的空隙。听见他们两个的对话扑哧一笑,一手敲了下一边的椅背。

“不是说什么……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不玩?”苏沐橙顺嘴念叨着。

“提起考试就头皮发麻……”张佳乐打了个叉。

“说起考试……前阵子我小学同学突然联系我,说他追妹子,问我能不能要个喻文州的签名来着……”方锐咂咂嘴,有点儿感伤的意思,“当时我就把他拉黑了……”

——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第一个笑出来,就连在那边休息的周泽楷也发出了噗噗的气声。

“四期妹子们公认的最佳男友人选,你不得不服。”李轩憋着笑宽慰道。

“啊啊——我心态崩了,比赛打不了了……”方锐捂着胸口装模作样地说道。

没事你下去吧,我双开很溜。张佳乐支着下巴冲着方锐咧开一嘴大白牙,作势要和裁判申请临时换人。方锐嫌弃地拍开,抱住自己的椅背不肯挪窝,嘴里嘟囔着“我凭实力抢到的椅子你们不许拿走”。


在他们插科打诨期间工作人员终于是处理好了硬件的问题,沐雨橙风载入地图,中国队全员集齐,比赛即将开始。

“要再确认一遍战术吗?”张新杰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战术什么的听到耳朵起茧,几个人说不用了,直接上吧。

那就上了。

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一枪穿云第一个冲出,六个人以一枪穿云为先锋呈一个三角形排列,石不转被所有人包围在正中央的位置。踏出刷新区后六人进入树林,三角形的阵容渐渐散开,一枪穿云和逢山鬼泣、百花缭乱和海无量保持着一定距离以一条斜线并排,阵容中心的空缺正好暴露出牧师,沐雨橙风不见踪影。

(992,1045)

张新杰报了个坐标。

队伍频道内沐雨橙风发了一个ok的表情。

我先闪了?方锐开口问道。张新杰嗯了声,海无量随即与百花缭乱同时消失,一枪穿云和逢山鬼泣改变原本的位置,两个人一人在石不转的左前方一人在右后方把守,三人小分队继续前行。

周队,注意三点钟方向。他们可能从那边摸过来。张新杰指示道。他说的方位是从河道通向他们队伍的刷新点最近的一条路,路边上都是半人高的野草,很适合藏身。

周泽楷嗯了声,原本的飞枪操作改成了疾跑,脚步声比枪声要难辨识一些。

场面上看中国队的六个人分散成了三个小组:一个是正在靠近河道的三人小组,一个是弹药与气功师的双人组,还有一个是沐雨橙风的单人组。他们还在寻觅着属于韩国队的踪迹,但从上帝视角来看,标志着两队人马的光点正越靠越近,看样子最先撞见对方的会是双人小队。

果然,五秒后方锐在队伍频道内敲下一串坐标。

靠!打起来了。张佳乐骂道。

几个人?张新杰问。

除了弹药都在。

方锐倒吸了一口冷气,刚躲开魔道学者的暗夜斗篷,剑客就从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举着光剑来了一发逆风刺,海无量差点被剑气圈住。百花缭乱适时地扔下一枚烟雾弹给海无量给予掩护,这才有了一点喘息的空间。

这会面也颇具戏剧性:海无量猫着腰走在草里,百花缭乱在枝头间跳跃,不知怎么地突然发现视角内蹿出一道黑色的影子,百花缭乱和对方的术士打了个照面。最搞笑的是两个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还在继续前进,直到两秒后身后传来属于魔道学者法术道具炸裂的声响时张佳乐和方锐的第一反应都是——跑啊!

二对五,一个骑着扫帚的魔道学者在空中盘旋,视角开放,海无量无处躲藏。

张新杰心里犯嘀咕,他不能确定弹药专家的位置,这让他总觉得不大放心。

先过去。他如此决定。

我呢?苏沐橙问。

不要动。这回倒是周泽楷突然开口。

他在这。

谁?

李尚赫。

只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周泽楷分明看见远处有一道闪过的人影。

听见脚步声了。李轩也说。

一枪穿云冲着正上方的树枝打了几发子弹,树枝抖抖索索地晃着,叶子刷啦啦地落下,为三人提供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沙、沙

十点方向暗阵。张新杰下达指令。

话音落下的同时一个暗阵在十点方向出现,暗阵的周围闪着幽暗的光。这时,鬼阵正上方的树枝突然剧烈地颤动了几下,一个手雷从林间抛出,在空中炸开。

爆缩式手雷。伤害不高,吹飞效果极佳。

李轩咬咬牙,这一手有点儿猝不及防,抢着时间给石不转周围下了个残影吸收伤害。

因为手雷的吹飞效果三个人被冲向三个方向,一枪穿云受身操作,甩着双枪将子弹毫不留情地甩在弹药专家的身上。但弹药专家似乎对他并不感兴趣,一边告诉走位躲开周泽楷的攻击一边将自己的技能甩在石不转身上。

李尚赫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强杀治疗。

但出人意料的是,尽管一枪穿云和逢山鬼泣的攻击性技能都往那个弹药专家的身上招呼,造成的伤害和付出的蓝量却是完全不成正比。

台下的叶修看着这一切愣住了。

其中的小九九怕是只有职业选手才能看得明白——技能的落空不是因为周泽楷和李轩两个人的释放精准度下降,而是因为李尚赫的节奏快、并且在不断发生着变化。

保持着如此高的APM还能做出改变,这对一个职业选手的基本功要求得有多高。

依靠着逢山鬼泣给的鬼泣石不转日子过得还算舒服,甚至可以抢出时间来攻击对方。

奇怪了……李轩嘀咕了句。

这么耗下去没什么意义。张新杰说,他显然觉察到弹药专家节奏上的微妙变化。

周泽楷额了声。

我来。他开口道。你们去支援。

周泽楷这么说着,一枪穿云窜起,膝撞命中,一连串的子弹落在弹药专家的身上。

他抢到了对方一个技能读条的小空挡使用BBQ,因为带有一定的抓取判定,能给两个人抢出时间脱身。

现在。周泽楷声音有点儿急促。

交给你了。张新杰说道。石不转和逢山鬼泣迅速抽身。

BOX-1战术对于周泽楷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得心应手。他在团队框里敲下一排什么,后跳躲开弹药专家接连不断的地雷。

公共屏道上弹药专家发了个问号,显然是给一枪穿云发的。

1 on 1。

周泽楷回复完手下也没闲着,滑铲近身,枪炮武术衔接,冷不丁扔个手雷或者小机器人出来吓吓人。

他没敢和弹药专家分开太多的距离,作为枪系选手,他深知被近身缠住后枪系角色的被动场景。而神枪手属于所有枪系角色中在近战上拥有一定体术技能的职业。

虽然话这么说,但他也没指望仅仅三步枪体术就能限制住强硬的李尚赫。


阿西——

对面的比赛舱内,李尚赫咬着牙轻声骂了句。之前的擂台赛周泽楷使用的战术在这里得到了进化,不至于没法对付,只是闹得人挺心烦的。

尚赫,要帮吗?队友问。

我可以。李尚赫又一次加快了手速,键盘声又响了些。

哥,你们那儿怎么样?牧师往你们那边去了。

还没到,弹药快残了。狂剑选手回答道。

李尚赫轻轻地哦了声,一击子弹蹭着头皮飞过,黑枪口还冒着薄烟。他啧了声,改为主动进攻,向一枪穿云近身。

我只要解决神枪就行了,对吧哥?

嗯。解决完快点过来。


周泽楷强制取消了曲射,右手握着鼠标在空中轻轻一甩,又落下。咬着下唇发出无声地叹息。

李尚赫还在不断地飙高手速,周泽楷也跟着他一块儿提高手速。从第三视角看两个角色已经完全化作空中移动的光点,难以捕捉,速度快得令人咂舌。

我应付得来。

周泽楷又甩了一下手腕,在弹药专家靠近的瞬间拔枪瞄准,一发巴雷特狙击直勾勾地朝着弹药专家冲去。

没有命中。

这样下去不行。周泽楷快速地扫了眼两人的血条,自己的比对方要短一小截。他很清楚这些被多消磨的血量是因为自己右手慢半拍的关系。

折磨人哦。他倒有闲心取笑自己。


弹药专家的攻势只有愈加凶猛的趋势,一枪穿云突然跟不上节奏,节节败退。而另一边,石不转、逢山鬼泣和两人集合,四对五,团战爆发打得激烈。鬼阵上方漂浮着的是属于术士的混沌之力,魔法道具和手雷爆炸的光影混杂在一块儿,隔几秒就会有一个角色身上闪过一道白光,这是来自圣职系的治愈术。

一分钟后,赛场上有了第一个牺牲者。

海无量。

气功师的偏门运用方式让他帮助百花缭乱卸除了大部分的攻击。倒下之前他的捉云手控制住了对方的术士,逢山鬼泣和百花缭乱立即配合将他斩杀退场。

此时双方人头比一比一。然而中国队这边却因为团战缺人而处于劣势当中。

瞬息万变,嗯哼?

海无量倒下后弹药专家又一次拔高了手速,周泽楷都怀疑李尚赫会不会因为长时间保持如此告诉的手部运动而抽筋。既然对手这么做了,他也必须跟着这么做,不能像一直闷头苍蝇一样,还要再挺一会儿。

他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团队频道的聊天栏,耳机里是张新杰的语音指挥。

不要着急,稳住。他对自己这么说。

这时候团队频道突然刷新了一条信息,周泽楷哦了声,松了口气。

突然间,原本被弹药专家压制的一枪穿云奋力反扑,贴着脸毫不犹豫地甩出巴雷特狙击,因为后坐力而分开的两人又因为一枪穿云的飞枪靠在了一块儿。

枪炮武术,承前启后,曲射……所有能够释放的技能一枪穿云毫不留情地往弹药专家的脸上甩,凶残的很。

李尚赫被他的突然转变搞得思维瞬间脱节,虽然做出了下意识反应,但还是总有种云里雾里的意思在。

这种不详的预感算什么?李尚赫嘀咕了句。

一直被近身打得太辛苦,李尚赫刚想利用手雷的吹飞效果将两人分开,还没等他发动技能,突然,一束激光炮从天而降,笼住了弹药专家和一枪穿云,他的血线瞬间下去一大截。

稳定炮架下枪炮师的70级大招可不好伺候。

来晚了。苏沐橙笑嘻嘻地开口。

不是说好了1 on 1吗。李尚赫摇摇头,有点儿无奈。

这样的状况他应该预料到的。

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两个人的配合下弹药专家最终退场。两个人迅速赶到正面战场,利用三远程的绝对强势将局面扳回势均力敌的状况。在双方治疗角色相继倒下后金浚浩的一波爆发带走了本就是残血的百花缭乱。沐雨橙风在解决完魔道学者后被强行换掉。场上人数二对二,经过一番鏖战,一枪穿云站到了最后,灰色的风衣摆固定在一个微妙的角度,在滚滚浓烟中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荣耀!

张佳乐是第一个从比赛舱里冲出来的。下楼梯的时候一脚踩空直接一脑袋栽进离自己最近的孙翔的怀里。孙翔少见的没有一把推开他,反而扶住张佳乐的双臂等他站稳才慢慢松开,抿着嘴角一脸严肃,不知道在想什么。张佳乐好不容易稳住脚跟,从孙翔怀里爬起来的时候还是一脸呆滞的表情。张新杰稍后跟出来,抱着自己的外设一步三回头,没看清前面的路,一不小心和正往比赛席里冲的楚云秀装了个满怀。苏沐橙从张新杰身后冒了个脑袋,笑弯了眼角,张开手臂迎上楚云秀。李轩和方锐并排跟在苏沐橙的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家常,方锐甩着自己的手腕苦着一张脸喊疼,眼眶微红,也不知道是不是疼的。

周泽楷是最后一个从比赛舱里出来的。他一手随意的插在口袋里一手抱住外设,脖子上挂的选手证的金属勾和子弹挂饰撞在一起,发出叮当的脆响。他的脸颊飘起两坨红晕,大抵是刚结束一番鏖战的缘故。他站在台阶的最上层并没有第一时间往下走,转而扭着脖子环视一周,耳廓充斥着兴奋的尖叫,视线里被填的满满的是挥动的双臂。远处的观众席有飘动的红色,他看不大清,周泽楷猜大概是国旗之类的。

这是历史诞生的一刻!

大屏幕上解说带头鼓起了掌,又是一阵掌声雷动。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中国队!

他如此慷慨激昂地宣布着。

在苏黎世待了这么些日子,周泽楷也能从解说的一大段话里捕捉出几个关键词。他的脸上还是那样的平淡,仔细琢磨甚至有些疲倦,与周遭欢欣的氛围显得有点儿格格不入。他不开心吗?怎么可能。比赛末尾的一分钟发生了太多,这短短的六十秒对他来说付出了太多,他只是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其他了。

他很累,他只想休息。

比赛台与休息区的落差让周泽楷刚好能在这个制高点越过人群,捕捉到人群边缘的叶修。他靠在墙边,正在和旁边的记者说些什么,脸上还是一贯的清浅慵懒。他似乎意识到了周泽楷的视线,偏过头,交错,朝周泽楷歪了歪脑袋。

叶修面对周泽楷从未吝啬过表达自己的情感。他眼角含笑,眼波流转间尽是周泽楷眷恋的温度。尚年少时周泽楷曾那样敬佩过斗神的肆意张扬,等自己终于置身其中,他的强大令自己着迷。谁曾想,他站在台上接受万人敬仰,目光却只为台下的那一人停留。

他敬叶修为最伟大的选手,他羡叶修缔造奇迹的双手,他慕叶修眼底一如既往的热忱,他念他的眉、他的眼、他的一举一动。

他爱他。

周泽楷爱叶修。

周遭似乎安静了下来,寂寥无声,静的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二人一般。即使隔着人群,周泽楷还是能看清那双眼眸,满是自己身影的那一双。

叶修挠了挠鼻尖,在周泽楷视线的笼罩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我、说、了、相、信、我。

辛、苦、了。

周、泽、楷。

他的唇瓣翕和,周泽楷听不见他的声音,却明了了一切。


喻文州撑着后腰有些头疼,那边说要去舞台中心列队,周泽楷一个人站在比赛台上目光炯炯地望着人群中的某一处,他唤了好几声都没有答应。黄少天挂在喻文州脖子上哭得稀里哗啦,喻文州单手抚着他的背安慰着,让肖时钦过来把这个病人抱走,别好不容易退下的热度又烧上去。

“队长你也不要我!”

平心而论,生病起来人容易情绪化喻文州能理解,但不代表他擅长处理。

和黄少天去做解释那是没有个头了。喻文州干脆先去处理手头上的公务,走上台阶,手背搭上周泽楷的手臂。

比周泽楷先一步反应的是他的手臂肌肉,在喻文州触上的一瞬间反射性地僵直、抽搐。喻文州垂下脑袋,周泽楷手腕露出布料的部分一片暗红,不仔细看还注意不到微微的颤抖。

他皱了皱眉。

周泽楷不自然地把手背到身后,居高临下问喻文州什么事。喻文州指了指舞台边等着的队伍,让他赶紧把外设放好过去列队。

周泽楷点点头说自己知道了,与喻文州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听见对方压低声音的喃喃,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对他说的。

谢谢。

周泽楷哑然。


在众人的欢呼声下中国队列队上台,黄少天接住了看台上扔下来的国旗裹在身上,漫天的彩带中一抹红色显得格外鲜艳。

好看不?黄少天在众人面前转了圈。

国旗挺好看的,你很蠢。李轩毫不留情地吐槽。

黄少天挥着拳头非要和李轩理论,李轩躲在王杰希后面就是不让黄少天逮住自己。喻文州本来想要阻止这两个小学生的举动,王杰希却对着他摇了摇头。

高兴嘛。他说。

等到组委会颁奖杯时所有人才换上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每个人都有一块冠军奖牌和一个小的个人奖杯。至于那个最大的属于中国队的奖杯,没有一个人先走上去捧住它。

老叶呢?让老叶上来。张佳乐和黄少天一唱一和道。

叶修,上来呀。苏沐橙对着台下的叶修招手。

叶修摇了摇头,这样的场合他实在是不想露面。台上一群人叽叽喳喳地嚷着,最后还是周泽楷行动力强,走下场直接把叶修牵上了台,推到最中心的位置。

你们哦。

叶修接过奖杯,掂量了一下,还挺沉的。他将奖杯高高地举过头顶,没举多久就放回了台子上。

哎呦、贼沉。

缺乏锻炼啊叶修。这是来自其他人的吐槽。


最后组委会颁发了赛事的个人奖项,周泽楷拿到了“单挑之王”的称号。赛后数据统计结果出来后,总决赛MVP的称号也落在他的头上。

封神了啊,小周。

领取完MVP戒指从台上下来,周泽楷把手里的小盒子塞给早就等在通道口的叶修手里。叶修打开来看了一眼,MVP戒指设计地很别致,在内圈刻上了选手ID和姓名还有赛事名称,挺有纪念意义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还没有。

别谦虚,等你回国就知道了。叶修冲着他摇了摇手里的盒子,周泽楷一手东西,他问他把这个戒指放在哪里。

周泽楷歪着头想了想。

你帮我保管?

叶修挑挑眉。

你想清楚了啊,给我的东西我不会还的。

周泽楷顶无所谓地样子,脸上的笑带着一丝志在必得。

可以的。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小心翼翼地将戒指盒塞进口袋,在外侧压了压,脸上又挂上了有点儿严肃的神色。

恭喜完了,我们来办点正事,周泽楷。


因为是总决赛,最后的媒体群访环节破天荒地允许所有人上场,一队十几号人分成两排,把整个台子坐的满满当当。有眼尖的记者发现本次总决赛的MVP周泽楷和领队叶修并不在台上,便向队长询问二人的去向。

喻文州勾起公式化的温和微笑,语速缓慢地解释:周泽楷选手身体不适,领队叶修带他先行退场休息。

喻文州的台词听上去官方,也确实是实情。周泽楷被叶修勒令翘了发布会和他一起回酒店,刚进房间就被对方摁在床上坐下,自己跑去厕所里不知道捣鼓什么,回来的时候端着一个木制的小托盘,上面是药酒、药膏、绷带和湿毛巾。

你选哪个?叶修扯过椅子在周泽楷对面坐下,托盘放在周泽楷身边,指着两只药瓶问他。

周泽楷不喜欢药酒的味道,果断选择了后者。

叶修把周泽楷赶回来是为了给他的手上药的,周泽楷的异样他看一眼就知道。伤势拖着对身体没好处,叶修用毛巾擦了一圈,握着周泽楷微微颤抖的双手叹了口气。

“叫你不要太拼,刚受过一次伤你还想不想打职业了?”

“挺值的。”周泽楷回答说。

瞧着对方眼底闪烁的愉悦叶修一下子没了脾气,拧开药膏在手心搓热之后才给周泽楷覆上。

“你啊……我回去你经理削我拦着点啊。”

叶修捧起那双手,一个吻落在右指尖。

是珍惜,是承诺,是爱恋。

“好。”周泽楷笑着回答道。


什么事我都帮你拦着。

只要你能在我身边。



-END

评论(92)
热度(50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