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月光白马 01

※娱乐圈paro


※混更系列



CHP.1


*群星不怕显得象萤火那样。 
The stars are not afraid to appear like fireflies. 


周泽楷从苏州连夜赶到一百公里开外的片场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的事。前一夜上海刚下过雨,冬天本就冷得够呛,车门才拉开一条缝儿他便被扑面而来的冷空气呛了个干脆,心下好一番斗争才从慢悠悠地从保姆车里伸出一条腿,好不容易钻出来时忍不住原地蹦跶两下暖暖身子。

江波涛前一天下午就被公司喊回去开会,比周泽楷先一步乘飞机回的上海,所以跟着周泽楷来片场的只有一个小助理,没了江波涛这个挡箭牌交际这类他不擅长的事儿只能亲力亲为。他匆匆忙忙地迎上在路口等候多时的场务,低声下气地来了句抱歉,反倒把场务给逗乐了。

场务是个自来熟的中年男子,片场设置在上海市郊的一处码头上,车开不进去,只能用脚走的。一路上海风呼啦呼啦地刮着,吹得周泽楷耳朵生疼,没走几步路他便觉得身上的布料潮湿而厚重,冷意顺着脚心向上蔓延。他一边用掌心捂着脸颊试图减缓干裂的疼痛,一边略显局促地敷衍着场务的寒暄,嗯嗯啊啊地应着。

他的沉默寡言向来为圈里人所熟知,场务自然不介意类似于唱独角戏的对话,还是掏心窝子般一刻不停地念着。他关心周泽楷从苏州赶回来累不累,周泽楷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他询问周泽楷最近是不是很忙听说又签了个国际大牌,周泽楷略显羞涩地嗯了声,他提醒周泽楷台词背熟了没导演可凶了,周泽楷发出一个略显无奈的单音节。

最后他对周泽楷说第一次演戏不用太紧张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这一回周泽楷咦了声,停下脚步落在场务身后。路灯莹白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照亮他被冻红的双颊,他没戴帽子,海风把他的头发吹成一团枯草,显得十分狼狈,配上这黑压压的夜空本该是落魄的氛围。

场务却从周泽楷的脸上寻到一丝怀念的神色。

“额……其实不是第一次。我会努力的。”

他缓了缓,之前外外地录节目,话说多了嗓子有点儿哑,被吹散在海风中,有些飘渺。

场务此刻脸上惊讶的神色和当初江波涛接到来自微草影业的试镜邀请时的表情如出一辙。

 

关于周泽楷会演戏这件事,江波涛是一点儿都不知情的。

轮回娱乐在推出周泽楷这号人物之前一直不温不火,直到后来轮回捧了这么个宝贝疙瘩出来,一石激起千层浪,就此一飞冲天,光荣晋升一线地位。

江波涛被挖到轮回带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的名字已经红透了半边天,就连第一次两个人在会议室见面的时候江波涛都忍不住调侃道“我家门口就是你的巨幅海报,现在和你合作可能是缘分”。

他清楚地记得周泽楷那时的表情,令少女疯狂的那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一抹嫣红,眉眼低垂,摆在桌案上的大拇指局促不安地来回搓动。

谢谢。周泽楷说。合作愉快。

轮回的老板评价周泽楷是一个天生的艺人,只需要这张脸就足以令人意乱神迷。江波涛想老板的眼光到底是毒辣。

但当时周泽楷的职业定位是模特,再加上周泽楷一到镜头外就寡言少语的腼腆个性,出道六年他的业务圈子也仅仅局限于时尚界这一块,掰掰手指算算也无非这几类:拍广告、拍写真、走秀场、大牌活动站台,再多加一个最近新开辟的领域,做服装设计师选秀节目的评委,也就那么几样,从未越界。

因此当微草影业送来试镜邀请的时候江波涛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周泽楷事实上没少接到演戏的邀约,小到偶像歌手的MV大到贺岁档的配角,七七八八的剧本在江波涛的办公室已经堆了不少,他从来没让周泽楷碰过一个。跨界是一件尤其冒险的事儿,做不好很容易砸了招牌,本着谨慎的原则他从不贸然出手。周泽楷当时招进公司时就是作为模特进来的,到现在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演技培训,拿不出手。

更何况对方是电影届的翘楚微草,递来的剧本江波涛翻了遍,导演以及编剧这两栏被合并,加粗的宋体赫然打着王杰希三个大字。

王杰希是谁?圈内出了名的鬼才导演,出道十年在全国院线上映的片子一共三部,每一部都是当年电影节的最大赢家,且不算他拍的大大小小的实验性电影和大银幕出道前执导的短片在豆瓣上拥有多高的评分。

拒绝了微草之后江波涛忙着和某大牌给周泽楷谈续约的事情,暂时把这个小插曲抛在脑后。直到一个星期之后王大导演拿着剧本亲自来轮回逮人,江波涛才意识到自己所了解的周泽楷的履历表不过是他二十多年人生中的短短一瞬。

那天王杰希的到来把公司上上下下给吓了一跳,主要是王导演带着墨镜又是一身全黑的装束,江波涛推门进来的时候还以为遇上哪个黑社会来收保护费。他恭恭敬敬地喊了声王导好,并且把跟在他身后的周泽楷给推了出去。出乎他预料的是周泽楷在碰见王杰希之后并没有初见生人的拘谨感,反而大大方方地道了句你好。王杰希看见周泽楷也没很惊讶,偏偏头指了指会客室的沙发,示意两个人落座。

同王杰希的会谈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出来的时候三人神情各异——王杰希一脸的神清气爽,周泽楷咬着下唇似乎在沉思什么,落在最后的江波涛反而是一脸疲态。这场会谈的内容在公司上下被传出各种内容妖艳的版本,有些落到了当事人江波涛的耳朵里,他也只是呵呵笑了两声,没有做评论。

事实上这场谈话其中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是王杰希与周泽楷之间的寒暄,江波涛完全插不上话。

王杰希是个老北京,喜好喝茶水,周泽楷对茶叶没什么喜好,给王杰希泡了壶菊花茶摆到他面前,大有一副“我只有这个喝不喝随便你”的架势。

“你最近过的怎么样?老杜和我说为了把你的天价合同拿下来他们公司上上下下全体加班,看来混得不错?”王杰希端着茶杯抿了口,嘴里念叨着小年轻还是多备点绿茶什么,偶尔喝喝挺不错的。

周泽楷仿佛没有听见王杰希的嘀咕,抿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还好,谢谢关心。”

“诶……你还和那会儿一样。”

那会儿?旁听的江波涛似乎捕捉到不一样的意味。

你怎么来的?周泽楷问王杰希。

哦我现在住在老方那屋里,他不是前年在上海买了套房嘛。从他那里骑车过来的。王杰希回答。

江波涛突然想起进门之前听门口的助理说门卫打电话来问门口那辆破自行车是谁的,要不要处理掉。

他听着两个人仿佛打太极一般绕着弯子寒暄,事业问完问生活,生活问完问朋友,大有把七大姑八大姨的近况盘点清楚的架势。江波涛听得云里雾里,努力在脑中理清思路的时王杰希这才把话题转回他此次的来意上,身后翻出一个黑胶袋甩到周泽楷身上,出门买菜菜场给的那种,要不是周泽楷从里面抽出一只装帧良好的公文袋江波涛会以为王杰希是让周泽楷把垃圾扔带出去。

文件袋里是一叠剧本,和江波涛之前看过的那本一模一样。周泽楷翻了几页蹙起眉头,抬头问王杰希是不是他写的。

王杰希被逗乐了。封面上没写吗自己不看一下。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演。

周泽楷把剧本一合,推回到王杰希面前,摇了摇脑袋。

没什么兴趣。

江波涛看过剧本自然知道是个怎么样的片子。平心而论这剧本从头到脚都充满了王杰希的个人魔幻主义,如果拍摄成功,将是一部质量极高的独立电影,投送影展也少不了捧几座奖杯回来。他十分惊讶,周泽楷会如此果断地拒绝。

王杰希似乎早就预料到周泽楷的反应,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把一张折得工工整整地白纸拍在桌上,推到周泽楷面前。

你看完再决定要不要接。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面色平静地展开那张白纸,上面写了什么江波涛没有看见。虽然周泽楷从看内容到重新把纸这好还给王杰希的过程中神色如常,但江波涛惊讶地发现周泽楷捏着这张白纸的手在微微颤抖。性格的关系,周泽楷对于情感的表达比较淡漠,这是他第一次见证他镜头外如此强烈的情感冲动。

他……回来了?

这一个字拖长了尾音,逐渐减弱,到最后几乎是有气无力的挤出嗓子眼儿。江波涛说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掺杂了多少情绪,有紧张,有激动,有愤怒,有狂喜……都被他压抑在声线细微的颤抖中。

王杰希点点头。

江波涛看见周泽楷如释重负一般地点点头。

这戏我接。

 

周泽楷的日程轮回的老板一直抱有十分高的关注度,周泽楷接下王杰希执导的独立电影的消息自然传入他的耳中。江波涛有些奇怪地提了句王导怎么会找上小周,轮回老板喝了口咖啡,倒是笑了,似乎沉浸在某段回忆里。

泽楷是音乐剧演员出身。

老板给出的答案令江波涛惊叹不已。

没想到吧?哈哈、我和泽楷第一次见面就是他还在北京的剧团里当演员的时候,都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老板在自己的胸口比划了一下。那时候他才这么高,虽然我签下他的时候他已经超过我了。

他和王杰西老相识了吧。那时候王杰希还在电影学院读书,家里亲戚就是开剧院的,隔三差五就跑去剧院实地观摩。他挺喜欢泽楷的,学校的作业就没少让泽楷去演。哦,对了,那时候那个谁也在剧团里。

谁?

叶秋,听说过没有。

江波涛不可能不知道这位蝉联三届小金人的影帝。

小江你不用露出这种表情,都是陈年旧事了。老板宽慰似的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

不、我只是有点惊讶……

很正常,没有哪个大碗是一跃上枝头的……有多半都是高开低走的结局。

老板清了清嗓子,继续絮叨着,中年男子严肃的神色多了一份柔软的意味。

当时我就有把周泽楷包装成演员的意思,所以和剧团团长多聊了几句,泽楷是叶秋一手带起来的,说是费了点力气才把人说服从上海拐到北京来。泽楷也粘着他紧,也能理解,年纪小,总归比较依靠亲近的人。

后来呢?

说到这儿老板却是抿起了嘴角,一时没有发言,江波涛被吊起了好奇心,忍不住发问。

后来?叶秋被嘉世签走,一炮走红。泽楷回上海读书。他大学都快毕业了我才说服他进轮回。

我的意思是小周为什么没去做个演员?

其实我也不清楚。本来谈好的是演员的合约,后来泽楷自己找到我说他不碰演戏这块了……

其实泽楷走红也是沾了叶秋的风头,毕竟那一年叶秋和嘉世闹解约,之后就彻底消失不见。你说这件事被人说道几天没了后续,不就没了关注度吗?媒体也着急。正好泽楷拿下了小香家的代言合同,一个新人出道就如此大手笔,自然被媒体视为猎物,人气什么的都是顺势而来。

老板说着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问江波涛要不要。江波涛等会儿还要去谈合约便拒绝了。老板叼着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在空中缓缓散开,消失不见。

当时有人说叶秋忍不住压力自杀了,有人说他还在嘉世只不过被雪藏了,有人说他出国了……嘛,反正也没人出来回应,嘉世之后没多久老板就卷款跑了,谁也不知道真相如何。

不过说出国的那个可能比较靠谱啊?圈子里有人传出叶秋最近要复出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江波涛不由得联想起周泽楷口中的那个“他”,那一声百转千回带着些痛楚的叫法。

 

叶秋的事迹实在是太过传奇了,出道的第一支影片直接越过新人奖捧得影帝称号,之后的两年蝉联此项殊荣。那一阵子叶秋的老东家嘉世可谓风光无限,借着这股东风又推出了苏沐橙这手影坛现存的卖座女神,由她作为主演叶秋作为配角的电影也为她捧下最佳新人的奖杯。

当时的圈里横行一句话,叶秋这两个字便是电影品质的保证。

所以,在时隔六年后又一次听到叶秋的名号江波涛不由得感到兴奋。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这次叶秋复出的消息属实,多半和王杰希脱不了干系。周泽楷将会因此迎来事业的第二春,对他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发展机会。

这手如意算盘打得确实精妙。

但后来江波涛收到了来自王杰希发送的传真,是一份完整的演职人员名单,他来回看了三遍,除了主演里和周泽楷名字并排在一块儿与“叶秋”相似的“叶修”以外,他连个姓叶的都没有看到。

难道是自己误会了?他有些奇怪。

说起来,这个叶修是谁?他以前从来没听过有这号人物。

 

周泽楷接的这部片子名字叫《血汗泪》,故事围绕王灏和田烨这两名男性展开。王灏是个富家子。两个男孩儿原本是青梅竹马,都对电子游戏感兴趣,约定要一起去打职业拿一个冠军。田烨从小体弱多病,在他生病的时候王灏搬家,就此消失在田烨的生活之中。六年后考上大学的田烨放假在网吧打游戏的时候看到了职业联赛的宣传片,宣传片上看到了多年没见的王灏,童年时的玩伴现在不仅仅是在赛场上发光发热的职业选手,更是他现在所在俱乐部投资方的继承人。田烨回想起当初的约定感到了背叛,凭着自己的努力吸引到职业俱乐部的星探,拒绝了王灏所在俱乐部的橄榄枝并接受了他们死对头的邀约,从此与王灏在赛场上争锋相对。第一次的交锋田烨输给了王灏,在赛后面对王灏的质问田烨与他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两个人之间的敌意在之后一场场对战中慢慢软化,最后田烨拿下总冠军奖杯,而王灏是那个在台下仰望他的人。

江波涛拿到的剧本故事就停在这儿,这部剧并没有任何一个女性角色,全程围绕两个男主角展开。电竞题材这几年在圈子里算是热门,这部剧两位男主角之间又有着太过暧昧的发展,以上两个因素都是时下观众喜闻乐见的题材。

坏处和好处一样明显,这一类片子算是剑走偏锋,拍得好,那便是赚得盆满钵满,拍得不好,赔钱事小砸口碑事大。其实这几年没少有过类似尝试的导演,无一例外的呈现出高开低走的架势,现在一些大公司听到自己旗下的导演要拍这类片子都吓得关门谢客,也就微草敢砸钱允许王杰希这样胡来。

我们是独立电影。就算背后有微草的支持,王杰希还是习惯这样再三强调。

如果《血汗泪》的故事就此停在这里江波涛会觉得这样的片子看着有那么点儿平淡无奇,和现在市面上流行的励志大片相比较也就是披了个电子竞技的外套罢了。后来周泽楷告诉江波涛这个故事的结局是王灏回家结婚田烨选择退役继续读书,从此两人分道扬镳。

我们用尽一生寻找的不过是黄粱一梦。

周泽楷饰演的是田烨这个角色,这句话是电影末尾他的内心独白。他眼前的青年穿着一身干净地白衣,缩在沙发里,脑袋仰在扶手上,望着天花板,眼底剩下的是沉重的疲惫感。

他正身处在某画报的摄影棚里,趁着休息空挡练台词。江波涛却有些恍惚,仿佛他正身处某个蝉鸣的夏日,一切都被抹上一层灰扑扑的黄,田烨告别华丽的舞台回到家中,看着王灏结婚的剪报,举手投足间充斥着沉重。

——小江,不管你信不信,总有些人是天生就为演艺圈而存在的。

——叶秋是,周泽楷也是。

老板当时的一言一语在江波涛脑中不断回放。

这会儿他相信了,世界上是有天才存在的。



-TBC


※注:出自泰戈尔《飞鸟集》

评论(20)
热度(243)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