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唉我来解释一下凉了的意思...

“凉了”,字面意思就是水凉了啊饭菜凉了啊这一类,打游戏的时候说“凉了凉了”就是这把游戏GG了、没戏了的意思。

衍生到日常生活大概就是和“没戏了”,“没希望了”,放在人身上就是“不受重视了”之类的……具体根据语境理解吧。

至于评论里我看到说TI的梗源...emmm...也不是吧,我也不是很确定,反正在打TI之前就有主播喜欢这么说。

简单的说,理解一下“黄花菜都凉了”←有点类似这种意思。

实在不行百度一下。

【没事,反正凉了就加热一下好吧。】

出逃

※我流西幻paro,瞎写八写意识流,复健


※灵感来源LOL里的两个英雄洛&霞,嗯他们在游戏背景设定里是一对情侣【摊手


-01


解决掉最后一个修鲁鲁,周泽楷将碎霜在手心里挽了个枪花,收回腰间的枪套内。一直挂在树枝上的叶修这才翻身一跃落在周泽楷身后堆砌的石臼上头,蹲着身,手臂前伸正好能够够得着周泽楷的肩膀。

普尔切的夜景是出了名的:一轮红月挂在湛蓝的天幕上,云彩是幽暗的紫。曾有吟游诗人将普尔切写进诗里,为后世传唱:


赤红的月影啊,

请映照出往昔的梦境,

让那双无缘相逢的眷侣就此停留、铭记。


这是首在老一辈之间传唱已久的歌谣,究竟是怎样的曲调谁也无...

江波涛曰:今天小周凉了吗?

※原著向,意识流,小段子,有私设


※听说日更攒人品,吓得我赶紧抱了抱= =


轮回俱乐部今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第十一赛季常规赛轮回依旧保持着一贯的赛季统治力,一路高歌猛进。在赢下又一场常规赛后,除了去采访的正副队长和MVP之外的轮回众人回到休息室休息,等着他们回来后集合去参加媒体群访。

无聊的时候这群年轻人喜欢抱着手机刷社交媒体,杜明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拍着吕泊远的大腿把手机凑了过去。吕泊远被杜明没轻没重地手劲弄得心烦意乱,正要发作,视线一扫突然笑开了花。孙翔说你们石乐志啥玩意,也凑过去看,三个人和小学生一样笑成...

渊穆 04

前文指路


就像叶秋说的那样,周泽楷背着包到家时提前下班的母亲已经在厨房里烧饭了。听见开门声,周母从厨房门里探出头,咦了声,问他不是没带钥匙吗。

周泽楷自己的钥匙原本是串在钥匙串上的,开门之前他早就把钥匙从钥匙串身上卸下来捏在手里,被母亲这么问起他默默地摊开手心,把孤零零地钥匙展示给母亲看,又指了指门外一直贴着没取的春联。他们家定期有保姆来,大部分来打扫的时间家里是有人在的,因此便没给保姆留钥匙,少数家里没人的情况会把钥匙粘在春联后的墙上方便保姆来开门。前几天保姆刚来过,周泽楷想到这一层,正好寻了个不错的借口。

周母大抵是惦记着锅里的美味并没有追究太多,嘟囔了句忘记拿了吗,让周泽楷赶紧...

如果樱花凋落 06

前文指路


周泽楷仔细思考着能有什么让军部如临大敌,甚至不惜掩盖方士谦死亡的真相扣了个莫须有的帽子在王杰希身上。他掏出通讯器,调出之前收到地事件报告,在杀人凶器那一栏写着“开口戒”。他调出所谓的凶器图片仔细查看,开口戒是王杰希自己的受洗戒,金属材质比较特殊,很柔软,可以展开。放大图片,受洗戒的开口处沾着早就干涸的血迹,经过鉴定是属于方士谦的。

他仔细想了会儿,方才见面的时候有一眼扫过王杰希的手指,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的指根、中指指腹处有一道明显的浅色痕迹,大略估摸一下受洗戒的尺寸,开口撑得很开。王杰希信不信教对周泽楷来说不重要,只知道这个戒指被撑得这么大尺寸上还比王杰希的手指稍微小一圈儿,...

渊穆 03

前文指路


两个人的对话暂时终止与此。周泽楷和朋友去打竞技场,嘉世的队员都回到基地叶秋拽着一群人自由捉对做1 v 1模拟对战训练,各忙各的不可开交。周泽楷没打几把,看时间差不多就乖乖地背着书包回家。站在收银台前结算的时候老板还很惊讶说就走啦,周泽楷在钱包里抠钢镚儿,有些莫名奇妙地点点头,把好不容易掏出来的硬币拍在玻璃桌面上。老板啧了声,说这不是新区刚开没多久,又赶上什么开了个全区的通服,好些个小家伙跑到我这儿包夜练级,兴这个赚点零用钱。

看你竞技场打得蛮好的,我还想个么个你也靠这碗饭的,是不啦?

周泽楷把钱包往书包里塞地手一顿,老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规律的敲打着,大概是什么习惯性地动作,...

渊穆 02

前文指路


类似的台词周泽楷听过无数遍,大多数是从朋友带来的人的嘴里说出口。起初他还会沾沾自喜一下,再后来听得多了自然会感到麻木,也就不作回应,接受对方发出的挑战邀请,跳下竞技台,好好的打一场。竞技场有输有赢,大概是之前被父母管习惯了以至于他对许多事情能够淡然面对,周泽楷向战斗法师发出了挑战邀请。

毕竟是那个气功师带来的朋友,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周泽楷早就做好自己会输得很惨的心理准备。果不其然,战斗法师提着长矛气势汹汹地冲到自己面前,在他以为对方会使用圆舞棍挑空因此上跳闪避的瞬间消失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从此之后周泽楷就没能看到这个战斗法师,但自己不断下降的血条证明了这个战斗法师正在不断攻...

渊穆 01

※原著向,时间线从第三赛季开始


※设定含有大量私设,希望虫爹不要突然出番外打我脸【。】


上高中之后周泽楷终于算是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证。刚开学学校要登记个人信息,记忆一长串不怎么常用的身份证号码对这群小孩子来说并不怎么容易,当所有同学都从书包里掏出或平整、或皱巴巴的用来记录个人信息的纸片儿时周泽楷在众目睽睽之下掏出自己的小钱包、把薄薄的卡片儿按在登记信息的同学面前。登记信息的是个小姑娘,她拿着周泽楷的身份证哇了声,眼里闪起说不清楚是艳羡还是单纯对周泽楷的证件照犯花痴的感情。总之中二期的周泽楷觉得那会儿自己倍儿有面子,下巴一收,嘴角上扬抿出一个特羞涩的笑容。

自从身份证的申领年...

如果樱花凋落 05

前文指路


叶修揉了揉眼眶,周泽楷的半张脸浸在冰冷的黑暗中,唇角紧绷成一道直线。他之前没少见过周泽楷,大多数实在军部的公开场合里,青年雕塑一般的坚毅线条让人轻而易举地在人群之中寻到他的身影。青年大多数时间都保持着貌似亲切实则疏离的笑容,叶修忽然起了好奇心,这个人发自内心的笑容究竟是怎样的。

还是那张笑脸吗?

他揉了揉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痛逼迫他回过神来,十分疲惫地往前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训练场走出来的时候车早就在门口候着了。他们钻进后座,叶修果断选择把自己挤进座位和车门形成的狭小夹角内,打了个哈欠。周泽楷坐在另一边,两个人之间隔了一个人的空位,像是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

司机敲...

月光白马 05

前文指路


CHP.5


*A robin red breast in a cage,Puts all heaven in a rage.

红腹知更鸟被关在笼子里,上帝看了为之愤怒。


王杰希被推荐的那家打牙祭的去处藏在两所大学之间的一条不过百米长的小街上。时候已经不早,海边的生活远没有市区来得方便,附近的居民早已习惯早起早睡的养生节奏,一路上黑黢黢的,偶尔有空荡荡的公交车或者飞驰而过的汽车与他们作伴。然而,大学生一向是充满活力不知疲惫的,王杰希所指的方向亮成一片,似乎热闹得很。助动车越驶越近,叶修已经能隐隐嗅到空气中漂浮的孜然香味。

王杰希并没...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