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내가 같이하고 싶은 사람 너야

天作之合35

前文指路


@A朔 


韩文清登时哑然。

     他腕子一转,那抹白光在掌心一闪而过。男人死死地盯着周泽楷,脸颊肌肉紧绷,用力地仿佛要把牙齿咬碎了一般,眼底幽幽的火光烧成一片。

然而韩文清什么都不能做——若只是周泽楷一厢情愿地说他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愤怒。一字一句皆事实,根本不给韩文清反驳的余地。

胡闹!韩文清恹恹的想。

“这件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结束,到时候再请周宗主做出决断。”韩文清背过身,侧过半张脸朝着身后的周泽楷,“再会。”

话音刚落,只见韩文清手一扬,倏的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之前站着的地方飘起屡屡灰...

归根

*一时兴起换换文风玩,还是这种写的顺手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1.

周泽楷与叶修初遇的三月,迎春花开得正旺盛。

老宅子建在一排洋房的正后头,红色的砖、赭色的窗,在一排或黑或灰的建筑物间显得格外惹眼。

少年花了点儿时间才从弯弯绕绕的弄堂里寻着这处老宅子——必不是他眼拙,而是这宅子前修了个大院子,小小的铁门被绿油油的灌木丛包裹着,他从门口路过了好些次,总算在茂密绿叶的缝隙中寻到了喊门用的铁环。

是老管家领他进的门,穿过铁门后又是一座小小的石拱门,再往下走才是空旷的庭院。老管家絮絮叨叨地说周少爷,你且安心住下,等世道安稳了,老爷会再回来接你。

周小少爷弱弱地应了声好...

孤掌难鸣 12

前文指路


还行?还行吧。

说话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张佳乐想。他摸了摸鼻梁,垂下头。画面上主角正在进行一场恶斗,身负重伤,脸上挂着狰狞的血痕,却依然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站的笔挺。

也不是到时傻还是倔。张佳乐暗笑,却是突然失了看下去的兴趣。屏幕被他摁灭,黑黢黢的屏幕上印着自己的脸。

之前去青训的时候听邹远他们说什么关于真实和虚假的辩证,知乎大佬们说人没办法看到真实的自己。张佳乐不懂相对论之类的深奥学术,但仍然对此感到了好奇。

现在的我,是什么表情?

迷,很迷。他切了声,把手机揣回口袋里。

自己是什么表情他不一定知道,周泽楷是怎么回事他到是看得真切。张佳乐吹了吹刘海,发丝扬起又落下,...

孤掌难鸣 11

前文指路


这场骚乱持续了一会儿,周泽楷望着那边被一圈带着或淡漠、或关切神色的人包围着的张佳乐,摸了摸鼻头,暗自打定主意就呆在这儿不挪窝了,就连等会儿百花的工作人员过来说要换回去时用来搪塞的理由都构想清楚:他一个Alpha总不好待在发情期的Omega身边吧?

所幸的是,百花的工作人员是个颇具责任心的员工。机组人员和飞机上的医生散开,他依然守在张佳乐身边,错开遮挡视线的椅背,他能瞧见对方满脸愁容,忧心忡忡地正和张佳乐说些什么。

至于张佳乐……周泽楷兀地发出一声“咦”,总觉得哪里有些反常。倒不是说发情期什么的,类似的情况之前也发生过一次,只不过那会儿孙哲平在、方明华也在,完全轮不到他来操心...

天作之合 33

前文指路


※久等 @A朔 


-33


还记得早晨分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气,随着天色渐暗,等到了晚上便是一片清冷寂静的夜,甚至凉得刺骨。

这很反常。韩文清想。他落在周泽楷身后一米左右的位置,刚踏出叶修公寓所在的门栋,就被不知道从哪儿刮来得凉风冻得打了个寒颤——到外面来谈谈是周泽楷主动提的,为的便是不吵醒熟睡的叶修。

这话倒是冠冕堂皇!具体是怎么说的来着……

韩文清抬手挥了几下,抛开对变成小猫时那身温暖皮毛的留恋,低下头清了清嗓子,手搭在颈侧取暖。男人抬起头,紧紧地盯着前方套着外衣的青年,眉头紧锁,几乎要盯出个洞来。

这么说的:

——换个地方。...

孤掌难鸣 10

前文指路


-10


一分钟有多长?六十分之一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之一天……无限可分,最后不过是时间长河里一颗微不足道的沙砾。

即便如此,叶修盯着电脑的时间看了许久,几乎是一秒一秒地数过——他总觉得秒针的这段旋转的旅程太过漫长。他的大拇指随意地搭在键盘上,键帽被他的指腹拨棱地啪啪作响。

最后一颗炮弹击中靶心的同时电脑屏幕上浮现出分数统计的面板,苏沐橙长舒了口气,取下耳机挂在屏幕左上角,十指交握做着放松手腕的动作。她本能地往叶修的方向望了眼,不由得叹了口气——打刚才起,男人就已经保持着这个动作坐在电脑前。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他正在不断地开开关关某个窗口,但她看不清究竟是...

孤掌难鸣 09

前文指路


-09


于是结束早饭后周泽楷直接进了训练室,正巧和啃着饼干刷番的杜明打了个照面。杜明小算盘打得精,想说一大早的训练室里没人,趁着没开始训练日程偷偷放松一下,却没料想被自家队长捉了个现行。

杜明关网页、切屏的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得周泽楷一愣,旋即垂着头、掩住嘴轻笑,食指勾起在杜明的发顶敲了一记。

“下不为例。”

“谢队长隆恩!”

见队长没有追究的意思,杜明乖乖地关掉视频,一边保证着绝不再犯,一边捧着剩下的半袋子饼干往休息室去。

江波涛把资料拿下来的时候和杜明撞了个正着,他面向周泽楷,手指着往远处跑的杜明,一脸迷茫,“他又在训练室里看电视剧了?”

周泽...

孤掌难鸣 08

前文指路


-08


周泽楷用手撑住下巴,手指搭在下颌线上一下、一下的点着。时间隔得太久远,具体的细节他也记不太清了,只隐约记得有过类似的事儿。

是谁呢来着?

手机拍摄的视频经过编码被压缩上传,挤在画面角落叶修的身影成了模糊的色块。

指尖在手机背盖上“哒哒”敲了两下,他把手机还给方明华,支着椅子换成蹲在地上的姿势。行李箱里塞了比自己想象中要多的东西,盖子无法正常合上,只能跪在箱子上,用身体的重量压住盖子不让他弹开。

好不容易完成这个大工程,周泽楷弯着腰,扶住箱子啪嗒啪嗒往外跑,把箱子往楼梯下的阴影里一推,也跟着上楼休息去了。正在刷微博的方明华听见声音后抬头看了眼,在瞥见...

突然想到的片段

#初次见面的场合   #幼驯染    #周叶

弄口的空房子来了户新人家,听街坊们说,是从北京来的商人。
周泽楷被母亲牵着手,站在不算宽阔的走道中央。他年纪小阅历浅,尚不能听懂阿姨们究竟在聊些什么,只知道李阿姨身上散了股浓烈的香水味,背上的书包很沉,干站着什么都不做,有点儿恼人。
新邻居来的那天正好是休息日,周泽楷不用上学。仲夏的上海阳光浓烈,射在窗玻璃上,烘得整个房间像个小火炉,热得发躁。周泽楷睡不着,早早得就爬起来,从厨房盛了碗加了冰块和冰糖的绿豆汤,捏了个铁汤匙,搁屋檐下猫着。
拉着家具的大货车在一片嘈杂中隆重登场。周泽楷听见...

码一个脑洞
牛奶味a周泽楷
威士忌味b叶修

隔着屏幕的诱人香气,四舍五入一瓶百利甜哦!!!
国庆过完安排。

不过每次abo信息素味道这个老让我想到鹅妈妈的童谣emmmm
百利甜好喝,单加冰块or加一个shot的甜奶都好喝quqq本小学生舌头十分喜爱这种甜甜滑滑的口感了w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