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糕

缘见

※段子


-01


周泽楷是上高中的时候加入轮回。

论年纪和叶修刚开始玩荣耀时差不多大。

两个人认识是在周泽楷出道之前,在酒桌上。

周泽楷到现在都记得空气里飘着尼古丁混着孜然粉的微妙气味。

实在不好闻,回去洗澡都没洗掉头上的味道。

而且那家烧烤店很小,只有两张大圆桌。

他和叶修挨着坐,为了节省空间不得不缩成一团,手臂贴着手臂。

说实话,这段记忆对于周泽楷来说并不算美好,甚至有些糟糕。

因为还小,他只能喝汽水。

酒水单转了一圈儿,回到叶修手里。

周泽楷以为这个大前辈会点听啤酒和其他人对着瓶吹。

以为罢了。

男人晃了晃手腕,冲着服务员指着周泽楷。...

红灯

※娱乐圈paro,双演员


※意识流,随便写写,ooc慎重


-01


周泽楷到达酒店的时间点比约定好的要早了一个小时。

他也说不清楚自己到那么早做什么——前一天他刚从瑞典回来。新接的电影背景地就在那儿,中外合作,打月初起周泽楷就在国外耗着,偶尔打着飞的赶回来做以前拍的电影路演或是网剧的宣传,日子忙碌的很。

身体是疲倦的,精神头倒是好的不行。他这会儿没化妆没做造型,口罩灰卫衣牛仔短裤篮球鞋,反扣着白帽子在酒店大厅里蹦蹦跳跳,简单地像个跟父母出来旅行的大男孩。

经纪人是周泽楷一直从出道合作到现在的,知道这会儿他闲着无聊,只是嘱咐了句小心别受伤就放人到处溜达。酒店...

薛定谔的糖 15

前文指路


-15


As your wish.

如你所愿。

叶修一愣,试图推开周泽楷的手滞在空中,尴尬地动弹不得。

男人所有的动作在听见周泽楷这句呓语般的念白后兀地停住,脑袋里乱成一团浆糊。只不过是句歌词而已。叶修如是自我安慰道,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却愣是忍着没有发出太大动静。周泽楷大概是累了,嘟嘟囔囔地又哼了几句,倚着叶修的肩膀睡着了,轻浅地呼吸着。

只不过是句歌词而已。叶修动了动嘴唇,同样的话又喃喃了遍。

这句念白源自一部叫《公主新娘》的电影,代表了最纯真的爱情。按照词作家的说法,他正是在看完这部电影、被这句台词触动之后有了作词的灵感。

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孤掌难鸣 07

前文指路


-07


——阿嚏!

周泽楷冷不防地打了个喷嚏,他正盘着腿、坐在训练室中央的地板上收拾行李,肩膀一个用力,差点儿整个人栽进行李箱里。

“杜明你别——诶诶、小周你小心点……”

和外界所想像的沉稳氛围不同,私下里的轮回训练室欢乐得甚至可以用闹腾来形容。轮回现役正选队员最大也不过第四赛季出道,最小的都是这赛季的新兵,本就是年纪相仿的一群年轻人,正是最闲不住的时候,自然能其乐融融。

方明华手里捏着个空荡荡的包装纸盒,咬着后槽牙,正追着杜明满训练室跑。他手上制作精良的纸盒出自他的女朋友之手,里头原本摆着满满的半熟芝芝蛋糕,也是他女朋友做的。姑娘家难免对甜点有种意外的执...

一个喻黄段子

※idol paro,我流人物理解,段子

听说公司给练习室换了新的配置,休假的头一天黄少天难得起了个大早,连睡衣都没换,抱着手机就往喻文州公寓的方向奔去。他轻车熟路地坐电梯下楼,绕着公寓楼转了半圈,在背靠的大楼前停住,输入楼道密码、打开大楼闸门的动作行云流水,熟练地和进自家大门似的。

难得的休息日喻文州通常会选择在睡眠中度过。很可惜的是,黄少天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半梦半醒间,他被公寓的电子门开关的动静给吵醒,迷迷瞪瞪地睁开眼,伴随着一连串愈渐强烈的脚步声,视线里闯进一个熟悉的模糊身影。

“诶怎么还在睡啊?太阳都晒屁股了知不知道!你看看外头天气多好,适合出门遛弯!走走走,我们——去公司!...

一份【一块糖糕】的使用指南

//
甘党
脾气差

//
周泽楷无条件零顺位
码字
剧情流偏好
烧脑向最爱

//
主页所有发布内容禁止未授权转载/整理
不回评论但都会看
只回私信

诸君,又一个站姐关站退坑了

※idol paro,周叶同队双idol,论坛体,灵感来源微博那个zqsg的四号选手

>>灌水区

【今日看点】诸君,又一个站姐关站退坑了

如题,这回是之前叶修家的神站。

No1☆☆☆掐指一算恐有巨变 于201x-06-xx xx:xx留言☆☆☆

很奇怪,最近刮得什么风?下个月初就cb,他们跑路我找谁代购专辑哦

No2☆☆☆不能等代购完再脱吗 于201x-06-xx xx:xx留言☆☆☆

今天也是辱骂公司的一天。

rr女士自己混韩圈也就算了,居然把自己家崽打包扔nh出道???

有朝一日我居然追着自家idol还要找隔海相望的代购。。。...

薛定谔的糖 14

前文指路


-14


周泽楷忘记从前曾在哪本杂志上看到过一段采访,内容围绕着练习生时期的故事打转儿。他只大致记得那人说为了准备出道舞台,每天只眯个两三个小时就爬起来继续练习,手指骨折都没发现,等后来去做身体检查的时候才发现损坏的骨骼结构已经长歪了。

对于这件事的真实性周泽楷无从考证,访问的中心思想无非是突出“努力”二字。最初,他作为叶修的粉丝,也只能从叶修走下舞台后不经意流露出的疲态窥知一二;直到后来,自己真正身临其中,他才悠悠地回想起自己看过的那篇访问。满头大汗的少年趴跪在练习室的练功镜前,甩着兜帽抽绳上的五金装饰往玻璃上砸着玩。那是个冬日,练习室里没有开空调,

图灵 00

※背景完全虚构,不知道什么paro。宗旨就一个,知识才是第一生产力【x


※自己写着玩的,我就不打tag了。小鬼周x猫妖叶,大概的设定可以看这里→


-00


晚上十点,海城。

男人解开禁锢在脖颈上的领带,打了个酒嗝。

海城临海,故名海城。前几日刚下过雨,空气潮得很,飘着股淡淡的咸腥味。

男人在路边站了有好些时候。他刚从公司聚会的酒桌上爬下来,白的啤的连着灌了多少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妈的、一群谄媚的猪。

他恹恹地哫了口唾沫,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男人在海城大道上已经站了有好些时候,按以往,这儿本该是车来车往的地儿,只是这两日海城开大会,路上设了不少路障,车流便...

502

※沙雕脑洞


周泽楷是个鬼。

不是电影里会从枯井里爬出来的那种,也不会穿着白刷刷、或是血迹斑斑的破衣服到处乱跑。他没有愁、没有怨,也没有啥执念,非要挥着小锄头去报复谁。

他是鬼,拥有人形,实心的那种,受万有引力的作用并不能飘起来,也能撑得起各式各样好看的衣服。他长得也很好看,眉目清秀,是和博物馆陈列柜里的裱着灰丝的宣纸人像绘卷那样,一笔一划精心描摹的好看。低眉顺眼时睫毛颤抖,小扇子似的扑棱棱扇着。左眼眼角下一颗浅色泪痣,用网上流行的说法讲,那是前世爱人留下的礼物。

可是吧……周泽楷勾勾嘴角,双手捧着小镜子还给前排的姑娘,道了声谢。

他是鬼,生于混沌,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虚无,...

© 一块糖糕 | Powered by LOFTER